忻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地球守夜人第二十章失联

2020/01/25 来源:忻州信息港

导读

地球守夜人 第二十章 失联一座光秃秃的岩山下,3辆军用卡车停在了这里。苏蕊正一脸无奈的看着眼前伸出一只手,礼貌的请他们回车上等消息的老

地球守夜人 第二十章 失联

一座光秃秃的岩山下,3辆军用卡车停在了这里。苏蕊正一脸无奈的看着眼前伸出一只手,礼貌的请他们回车上等消息的老兵,这已经是她第三次提出交涉,希望能自己行动了。

这时大卫史密斯很明显有些不耐烦,把手伸向了风衣内侧。边上的金发偏棕的高大英武汉子见状连忙按住了他,轻声道:“别,大卫,我们应该给这些军人一些尊重”

大卫看着大汉低声愤怒道:“鲍勃老兄,难道我们就一直坐在这儿浪费时间?”

“无所谓咯,呵呵,反正如果那些阿兵哥能搞定,也不用我们出手;如果他们搞不定,我们再出手不迟不就是几条人命吗?”蓝发阴柔男子在一旁説着让人心中发寒的话。

另一边郝嵩和高傲公主病的银发女孩儿盘膝坐在车厢边,不知道在做什么。突然郝嵩道:“鲍勃老兄到你了!”

大汉急忙跑过去掷骰子,结果在银发女孩儿的笑声中再次掷出个大diǎn,第一颗棋依然没能到达终diǎn。大卫看着这3个家伙用恨其不争的语气道:“平均精神能级近9标准单位的几个家伙居然玩儿这弱鸡带来的飞行棋?这游戏有技术含量吗?!”

换来的却是郝嵩和银发女孩儿的共同鄙视,他俩齐声道:“有种你用你的技术含量投个6出来啊?半天出不了门的家伙!到你了!”

“放屁!我这次必定投个6出来!你们看好了!”金发男子説完也走了过去

苏蕊回头无奈的看着4个因飞行棋这种低龄儿童益智棋类而打成一片的家伙,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看向一边的阴柔蓝发男子,问道:“人妖,你有办法偷溜出去么?”

阴柔蓝发男子虽然对“人妖”的称呼明显不满,但是明显不敢对苏蕊多説什么,只闷声道:“这四个家伙警惕性挺强的,不把他们的注意力先转移开,我也没办法用柔术溜走。”

苏蕊低头开始思考如何引开4个老兵的注意力,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骚动。苏蕊连忙从车厢中伸出头去,问道:“怎么了?四位?行动组有消息了?”

只见刚才拦住苏蕊的老兵面色凝重而又疑惑的道:“行动组突然都没消息了”

“突然都没消息了?”苏蕊诧异,“不是每人都携带了一个对讲机么?怎么会突然都没消息了?”

老兵皱着眉头回答:“就是在一阵电爆鸣声后,所有的对讲机都没消息了”

“之前他们行进到哪里,説了什么?”苏蕊皱着眉头追问。

“最近的一次通话是説他们已经进入发电站前坪,发电站里面黑灯瞎火,不知道什么情况,然后半分钟后,就全都没消息了”老兵神色担忧看向了发电站方向,又接道,“我已经把情况通知了基地,现在我们最好原地待命。”

苏蕊看了他一眼,坚决道:“不行!虽然不知道里面什么情况,但是16个人是生是死我们还不能确定,如果他们还有救,那么我们就不能在这里耽误时间!你们留下来待命,我们几个去看看!”

老兵面色大变,刚想説什么,只觉得眼前一花。待视线清晰后,面前的皮衣少女已经一手持着一把银色的沙漠之鹰,一手提着一把灰色军刺,看了他一眼,严肃道:“我们守夜人教官可不是那么简单的。”这一刻老兵被苏蕊气势所慑,心中又有对战友的担心,嘴巴张张合合,最终还是diǎn了diǎn头,让开了。

这时的英武大汉哈哈大笑的拉着一脸不快的银发公主病妹子走了出来,道:“苏老大早就好硬气一diǎn了。”又转头正色对那个老兵説道:“我很敬重你们军人,感谢你们为我们的安全着想!我们一定会把你的战友的消息带回来的!”説完从背上的巨大行军背包里掏出一支明显经过改装、符合他身材的ak47。

被他拉着的银发女孩也嘟哝着:“还没玩完呢快要输了就赖皮!”一边从大汉的背包里拿出一个xiǎo提琴盒背上,又戴上了一副夜视镜。然后把可爱的公主裙一掀,露出里面的黄绿色迷彩服。

阴柔男子则拿着两把锋利的黑刃xiǎo刀单手上下抛接,背上的军绿色背包内估计还有其他什么东西。

大卫史密斯倒是什么动作也没有,但是看了之前几位干的事儿就知道这货估计也不简单。

这时连带着在一旁一脸呆滞的郝嵩,在老兵眼里也显得深不可测来。

此时郝嵩心中吐槽已经突破银河系:卧槽!这是要反恐精英真人版的节奏吗?我説除了银发妹子,其他人的穿着怎么都这么适合运动,原来早就准备好了啊!你们一个个还带着武器中国政府知道吗?银发妹子你要是不穿那身公主裙就不舒服吗?那装扮误导我以为这一趟就是出来打个酱油的啊!兵哥哥你倒是拿出保护平民的气势来啊喂!我这个只带了一副飞行棋的青年和这些携带危险武器的恐怖分子不是一路的啊!救命啊!

郝嵩只想把吐槽一次性全吐出来,但是苏蕊似乎知道他要説什么,拉着他迅速离开。只留下一脸希冀看着他们离去的老兵

进入旷野,郝嵩一行人离开公路有半公里,远远地沿着公路向发电站前进。郝嵩简直都要吓尿了,一边一脚深一脚浅的跑在坑洼的草地上,一边抖抖索索的问身边的苏蕊:“苏大xiǎo姐,为何我也要和你们一起啊?”

苏蕊只是四下观察,并不看郝嵩,回道:“怕了?以后这种事儿会有很多的!正好让你早diǎn习惯。”

这时银发妹子哼了一声道:“苏魔女,我没记错的话郝嵩要进入本部还需要一个教官的认同吧?他以后能不能和我们一起行动还两説呢!”

郝嵩并不在意这话中的敌意,欣喜道:“是啊是啊,这种事儿以后没准不关我的事儿了呢!你们走着!我回去给你们放洗澡水哈!”

“放你个头!”苏蕊对郝嵩没志气的行为很是纳闷,又对银发妹子道:“凯瑟琳!如果你认为击败了大卫的人还不能得到你的认同,那你先去劝大卫退学吧!”

大卫史密斯只觉得冤枉,自己乖乖地在一边没吭声怎么还躺枪了,又不敢和苏蕊抗议。只能哼了一声加快脚步,上前和在前方开路的蓝发阴柔男一起。

银发妹子没想到自己随便一句话又被苏蕊拿来得罪了大卫,心中愤怒,回头对断后的鲍勃撒娇道:“鲍勃哥哥!玛丽苏又欺负我!”

在后面跑着的鲍勃老兄也有些郁闷。自己其实一直不想惹苏蕊,无奈女友老是和苏蕊过不去。上次被情绪失控魔女一面爆发的苏蕊剃过一次毛之后,更是将苏蕊视为一生大敌,一直叫嚣一定要剃苏蕊一次虽然那段时间自己蛮爽的,咳咳但是女友发话,作为男朋友怎么也不能怂啊,只得严肃的对苏蕊道:“苏xiǎo姐,嘴上积diǎn德吧”

苏蕊也知道鲍勃其实无意和她作对。至于凯瑟琳对自己的敌意,最开始是因为她和苏蕊并称守夜人大学大一两大级花,但是老在各个方面被苏蕊压一头,因此喜欢和她作对而已。而上次凯瑟琳説自己坏话时,正好自己情绪很差,于是失控之下冲进女浴室在众多妹子眼皮底下给她剃成了白虎于是才成了一生大敌。

但是总的来説,苏蕊也不愿意太过苛责凯瑟琳这xiǎo姑娘。于是就闭上嘴不再多话。只是让鲍勃给郝嵩一件高冲击防护陶片防弹背心穿上,然后叫大卫等会儿注意看着diǎn郝嵩。

郝嵩听着他们吵嘴只觉得好笑,又对苏蕊的手段由衷钦佩。心中紧张不知道怎么的去了大半,觉得这群人看上去还有空扯淡,这次估计问题不大,只要不是什么哥斯拉、奥特曼应该有把握全身而退。又见鲍勃递过来一件厚实而轻便的防弹衣,赶紧把它套在军装外面穿上,看上去不伦不类,十分怪异。鲍勃老兄本想告诉他防弹衣应该穿军服里面,不然影响行动,又觉得郝嵩这样穿着跟套着个龟壳一般,十分喜感,就忍着笑没説。

这时他们已经接近发电站,耳边传来的都是浪花的哗哗声。队伍速度慢了下来,前方的阴柔男和大卫正透过夜视仪仔细观察发电站的情况。大卫突然把手握拳举起,所有人瞬间停下卧倒。郝嵩没反应过来一脚踢到前面卧倒的大卫身上,只听见一声杀猪般的惨叫,然后就看见地上的大卫面色发青蜷缩成一团在地上直抽搐

苏蕊见状疑惑的问道:“郝嵩你多重啊?”

郝嵩心中愧疚也有些摸不着头脑,道:“也就120斤的样子啊”

“那怎么会反应这么大?大卫可是名训练有素的守夜人战士,就是被烈火焚身也能面色不变。”鲍勃老兄也瓮声瓮气道。

这会儿大卫已经缓过来,骂道:“该死的!这120斤踢在我老二上了!¥%#@!众人:“”

“事实证明,无论是多么高级、强悍的生命体,对其生殖器的打击都是十分有效的”——格雷休-s-郝

红河州第三人民医院怎么样
辽阳市第五人民医院
长春公立牛皮癣医院哪个技术好
韶关治好癫痫病花多少钱
酒泉癫痫病医院有几家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