忻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天然气价格改革已经进入倒计时

2019/02/26 来源:忻州信息港

导读

天然气价格改革已经进入倒计时生意社04月28日讯的改革动力来自企业自身。董秀成认为,我国电力领域已让企业尝试竞价上,但现在即使将

天然气价格改革已经进入倒计时

生意社04月28日讯

的改革动力来自企业自身。董秀成认为,我国电力领域已让企业尝试竞价上,但现在即使将天然气管拿出来,上游气源也还是控制在两三家公司手里,很难实现竞价。 “天然气价格是我国传统能源价格改革进程中的一个堡垒。”中国石油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副院长董秀成向如此表示。当坚固的价格堡垒直面世界上长的天然气通道,让也?和也? 董秀成称,我国工业领域对天然气涨价不是特别敏感;化工领域对天然气价格比较敏感的是农用化肥的生产;而城市用气是对天然气涨价敏感的领域。 以往,主管部门都是采用同气不同用户不同价的策略,对工业等领域调幅较大,城市用气调幅较小。“但二者调整后的价差不能太大”。目前国内的天然气价格是由出厂价加上管输价格形成城市门站价,然后加上输配费后,终形成终端用户价格。出厂价执行政府指导价,而管输价格等为管制价格。 而对于国内外气价终的距离,董秀成认为,它们之间的价格差距不可能很大,否则就造成市场混乱。这意味着,国外天然气的进入推动国内气价改革不得不加速。而对于如何改革,今年3月国内已有加权平均定价、一气一价、上下联动以及区域定价等几套方案。 由于国家管制等原因,目前我国天然气价格关系非常复杂:同一气源不同用户不同价格,国内不同气源不同价格,国内外不同气源不同价格。国家虽允许企业有一定的浮动,但浮动空间不大。而在价格管理上,董秀成称,也存在“分段”现象。天然气出厂价格和管输价格归国家发展改革委管,进入城市后的价格归各地地方政府管。在此背景下,董秀成认为我国天然气价格改革必须注意三点:一,上、中、下游必须协调配套。二,天然气价格必须要与油、煤等其他能源价格挂钩联动。董秀成认为,这种联动不一定现在就实行,也不可能一步到位,但这种思路要明确,不同能源价格之间差距不能太大。三,国内外不同气源的天然气在同一城市的终售价应该一致。 “这个同价怎么达到呢?国家必须有一套办法。门站价格可以不一样,但用户使用价格必须一样,否则会引起民怨。”董秀成称,现在城市管道都是各城市整体运作而非分段运作,更使得来自不同气源的天然气价格统一。 “天然气价格改革还需要一些配套措施。比如地方政府对城市居民的补贴。”董秀成说。 董秀成认为,我国天然气产业发展的瓶颈就是价格问题,而改革本身是一个相对漫长的过程。在我国现行天然气产业中,除三大国有公司控制上游资源外,各家公司的管并不相连,尚未在全国形成统一整体的管。各大公司自产、自输、自销。因此,的改革动力应是来自企业自身。 然而,也有专家认为,垄断者自己不会打破垄断。有人建议将管部分拿出来,建成一个单独的管公司。但董秀成认为,在目前各家管各自为政的情况下,即使在全国范围内成立一家管公司意义也不大。一家企业占据半壁江山的现状很难短时解决。“我国电力领域已让企业在尝试竞价上,但现在即使将天然气管拿出来,上游气源也还是控制在两三家公司手里,很难实现竞价。因此天然气价格是我国传统能源价改体系中的一个堡垒。”董秀成称。

连花清瘟治疗什么感冒
鼻塞咳嗽喝什么汤
病毒性感冒反复高热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