忻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营造有爱的环境帮坏孩子去标签化

2019/12/05 来源:忻州信息港

导读

营造有爱的环境,帮“坏孩子”去标签化“你是做什么的?”“什么是社工?”“没听说过社工啊?”这些问题从我选择社工这个专业起便一直萦绕在耳边

营造有爱的环境,帮“坏孩子”去标签化

“你是做什么的?”“什么是社工?”“没听说过社工啊?”这些问题从我选择社工这个专业起便一直萦绕在耳边。当初,我还很认真地总结出一段通俗易懂且包括社工职业特点的说明文字来回答此类问题,希望能让大家了解社会工作者。后来想想,那时的自己终归还是脱离了实际。

“菜鸟”进学校

2016年8月底,我带着孩子们在一家自然教育基地开展封闭式夏令营。参加工作快两年了,当别人再问起时,我已经不想再一字一句解释自己的工作性质了,常常只是在心里叹口气,然后不了了之。夏令营的一天,我接到一个电话,让我与盐道街小学锦馨分校的主任联系,就这样,我成了一名驻校社工。

盐道街小学锦馨分校坐落在社区里

,生源主要来自周边几个社区。到学校后,我才明白,我是多么迫切希望学校的老师和同学们明白“什么是社工”。就如同刚毕业时的自己,初到学校的我根本不清楚要做些什么,稀里糊涂地被分派到学校的资源教室,承担部分随班就读的工作,这也是我次接触随班就读,次听到融合教育的概念。

一个全新的领域,一个全新的环境,作为社工的我到底能做些什么?我心里开始打鼓,感到有些惶恐。其实,不仅我自己迷茫,学校的领导、老师、同学更不清楚我是谁、能干啥。即便我每天穿着背后印着“社工”两个大字的衣服在校园里到处晃悠,大家仍然对我充满了好奇。好奇的不仅是“社工”二字,更是“她到学校来到底是干吗的?”

为了让自己尽快适应环境,我从不挑剔工作内容,甚至用了两天时间打扫资源教室,整理资源教室的教具并重新归类,了解学校的职能部门分布,查看近三年来学校随班就读文件资料,咨询相关老师,帮老师们打印资料。我给自己定了1个月的期限,到时候必须让自己进入状态。

陶陶不是“坏孩子”

2016年10月,我遇到了学校里让老师头疼的学生陶陶(化名)。当教导主任问我,是否愿意关注他时,我没有迟疑,就这样,陶陶成为我在学校里的位服务对象。前两个星期,我每天去班级里观察陶陶的行为表现,整理好观察记录的情况,我与陶陶的母亲通了一次电话。当我在电话里说:“陶陶妈,也许我们不该把陶陶当‘病人’看待,他身边只是缺少懂他的人。”陶陶妈立即挂了电话,请了半天假到学校与我见面,后来陶陶妈告诉我,虽然那天她在电话里也没听清楚我打电话具体为了什么事,但当她听我说没人懂她家陶陶时,就想立刻到学校和我聊聊。那次的见面,让我了解到陶陶的成长经历,下一步的工作计划也得到陶陶妈的大力支持。

10月中旬,趁着周六不上课,我到陶陶家进行家访。由于陶陶妈忙于工作,那天上午就我和陶陶在家,我特意带去了做手工***需要的材料。

当我到陶陶家时,他正在玩游戏,我坐在他旁边,把我带去的材料一样样拿出来给他看,可他并不感兴趣,只是边玩游戏边和我搭话。在和他聊天的过程中,我开始动手制作***,其间偶尔请他帮忙递东西。几分钟后,一支仿真***做好了,我递给陶陶,他接过***后,马上问我怎么做,让我教他。我问他,做好后想送给谁,他说要送给妈妈和李老师。当天上午的家访,我并没有刨根问底似的与陶陶交谈,而只是和他聊游戏、聊好吃的,还用手机放出TFBOYS的歌给他听。他想唱,但又不好意思,让我站在阳台,自己一个人躲在卧室悄悄唱。后来我邀请他与我同唱,并录了下来,还与他约定,如果以后有机会我们同台合唱一首。

在我眼中,陶陶是一个温暖且情感细腻的孩子。陶陶在学校的表现让老师们束手无策,上课随意走动、打架、爬窗户、毁坏同学的文具,这些行为也让他被严重标签化,变成大家眼中的“坏孩子”。我不是老师,不能通过三尺讲台教育孩子,作为驻校社工,我想成为孩子生命中的“重要他人”,走进孩子的内心世界,看清楚孩子到底需要什么。

后来,经华西医院确诊,陶陶没有多动症,属于情绪行为障碍。我明白,要想帮助满是创伤的陶陶,首要任务就是改变外部环境——帮陶陶去标签化。

我寻求班主任的配合,与每位科任老师面谈,了解他们眼中的陶陶是什么样的。我以姐姐的身份走进陶陶的世界,了解班里同学对他的看法。在他与班级矛盾突出时,我统筹主持了一次学科联动大会,邀请了校长、教导主任、正副班主任、科任老师以及家长共同参加,专门研究陶陶近一段时间的行为表现。我将自己视角下的陶陶如同讲故事一般说给老师们听,分析行为背后的原因。我恳请老师们对陶陶试着用鼓励代替批评,用选择代替命令。我对着全班的孩子说:“不是丁姐姐偏爱陶陶,是陶陶和丁姐姐都需要你们的帮助和包容。”我建议陶陶妈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要随意地将不满发泄到陶陶身上。

有爱的环境里总会开出灿烂的花朵。慢慢地,陶陶打架的频次开始降低,班主任也更加愿意与我合作。我与班级老师们一起建立了班级群,在群里我们讨论孩子的行为表现,老师们也可以随时说出自己的感受。我探索出的帮助陶陶行为的方法,被班主任推广给其他老师,并运用于教学实践。在学期末的家长会上,我将陶陶行为上的改变与家长们分享,希望他们能够多包容孩子,多给孩子一点时间。

社工,我们需要你

陶陶的成长,让学校老师和同学们对社工有了为直接的感受。我也开始全面负责学校里的随班就读工作,并参加了锦江区随班就读工作教研会,组织各校一起研讨个案。而“社工”也得到了学校的认可。当我在其他学校做个案研究与分享时,不少老师发出这样的感叹:“给我们学校也派一名社工吧。”“你们才是专业的。”

的确,我们是专业的,有专业的工作方法。在陶陶个案处理过程中,或许就是因为我与陶陶不是师生关系,没有三尺讲台的障碍,才能让我运用社工专业的支持性技巧,通过口头和身体语言给予陶陶安全感,在他情绪崩溃时抱抱他,在他哭泣时陪陪他。我能运用引领性技巧,通过澄清、对焦、摘要来帮助陶陶表达出他完整的意思,而不会大声说:“你好好把话说清楚了。”我能运用影响性技巧,为陶陶妈提供与孩子沟通的建议,协助她了解自己的孩子,而不是对陶陶妈说:“你好好管教一下你家的孩子。”

在学校里,除了关注陶陶,我还进行了资源链接,四川省儿基会的“六一大礼包”、春蕾计划都先后进入盐道街小学锦馨分校。作为社工,我们的服务对象是人,是个人与环境的关系。以人为本,善于运用社会资源,却不占有社会资源。作为社会资源与服务对象之间的桥梁,让大众资源更好地分配给不同的服务对象。

我很高兴能够来到盐道街小学锦馨分校,也很庆幸自己能遇到陶陶,大家都觉得是我在帮助陶陶,但只有我自己知道,陶陶也帮助了我成长。“助人自助”是我们社工经常挂在嘴边的专业价值,助人的过程即是解决问题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实现了自己的专业价值,便是自助。

虽然我的工作得到了学校甚至是锦江区的认可,但是驻校社工的角色、工作边界和明确定位,依然是未来在工作中需要探求的内容。路漫漫其修远兮,驻校社工的路很长很艰辛,但很值得我们去摸索,去实践。

(丁茂云作者系成都市锦江区爱有戏社区文化发展中心社工)

宝宝脾虚怎么办宝宝健脾胃食谱小儿脾胃虚弱的症状

鞍山市第三医院
西安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
河北男科医院
癫痫病治疗北京哪家医院好
重庆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