忻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冷王怪妃 第一百九十三节 还要解释吗

2020/01/17 来源:忻州信息港

导读

冷王怪妃 第一百九十三节 还要解释吗东方辰繁收拾好自己的情绪.低头时却看到雪凡音眼角的泪.那是为自己流的.那温暖的笑回到脸上.抬起手抚

冷王怪妃 第一百九十三节 还要解释吗

东方辰繁收拾好自己的情绪.低头时却看到雪凡音眼角的泪.那是为自己流的.那温暖的笑回到脸上.抬起手抚去她眼角欲滑落的泪.“记住我的话.别再与他计较.还有人为我流泪.我还不够幸福吗.”收回手.却注意到某人回头站立的目光.东方辰繁笑得更盛.“凡音啊.既然有人误会了.我们还要解释吗.”他的头向前面的东方辰言勾了勾.

雪凡音看着前面的人.粲然一笑.“沒什么可解释的.走.”全然不顾东方辰言即将发作的黑脸.与辰繁一前一后往前走着.而如此一來.东方辰言与雪凡音之间就隔了个东方辰繁.可东方辰繁丝毫沒有退让的意思.冲着东方辰言微微一笑.一声“三皇兄”后依旧与雪凡音前后相行.东方辰言也只能独自走在他们前面.

这么多人进入内宫的消息又怎会不传入有心人耳中.在太后知道之前.皇后已将人召入凤鸾殿.皇后与东方辰言几人本是沒有瓜葛的.最大的冲突不过那日在慈安殿的几句话.本可不必理会.但凤之愉到來后.储默又如内宫.皇后总觉得有些不安.便以让雪凡音替她瞧瞧给各位诰命夫人的回礼为由召见了一行人.皇后深知.只要雪凡音过來.东方辰言一定会跟來.她的目的就是看东方辰言的反应.

皇后的口谕是传到雅岚殿的.东方辰言几人回來时自然知道了.如皇后所料雪凡音身边一定会跟着东方辰言.而放心不下的辰繁与相信人多力量大的辰昕辰月也一同过去.顺着门口等着的储默.算是浩浩荡荡地往凤鸾殿而去.

对于皇后东方辰言只是按规矩行礼.面色之上与以往并无差异.皇后本也只是图个安心.见如此.随意说了几句.让雪凡音看了几眼那些回礼.便打发他们离开.而请神容易送神难.东方辰言不说话.不代表东方辰繁愿意白走一遭.

“母后料理后宫确实辛苦.就连这细小之事也如此细心.只是母后恐是因诸事繁忙.忽略了宫中有些人的动作.”后宫之事本就不该男子过问.何况还是一直与人无害的东方辰繁.

皇后眉头微皱.对于东方辰繁的无礼虽有不满.脸上却未显.“辰繁是何意.莫非本宫对云贵妃有照顾不周之事.”东方辰繁虽不理事.但涉及云贵妃的.他一定会站出來.云贵妃即便再有手段.但年老色衰.后宫新人不断.唯一的儿子又无作为.难免被人轻视.可是东方辰繁却会在云贵妃被闲言所扰之时为她讨回公道.东方辰繁曾告诉宫人.“不是我东方辰繁承不起重任.而是我无意相争.但若谁让我母妃在宫中受一点眼色.你们倒是看看她会有怎样的下场.”之后.那个曾对云贵妃有过不敬的宫女包括她刚进宫不久的主子都因故被罚暴毙.至此.再无人敢轻视东方辰繁.而东方辰言当时也表明.何人敢难为云贵妃.便是将言王繁王一同得罪.所以这些年云贵妃虽无甚皇宠.却也无人敢轻视.

东方辰繁不复笑意.“我母妃只怕有人只敢惦记.六皇弟不在.荣妃娘娘难不成就该受那些人的气.还望母后得空能严查后宫.否则.六皇弟回來只怕不会如我这般好说话.”若无皇后纵容.一个妃位还未到的人居然敢对荣妃不敬.如果不是辰月知晓.这事不知还要发生多少回.

皇后强笑着.“原是荣妃.倒是让你费心了.本宫定会好好查查的.若真有其事.定然严办.辰祈为国效力.岂能让他在外有所牵挂.不过宫闱之事.也不是你们兄弟该过问的.此次本宫只当你们关心则乱.下次不可.”皇后话中厉色渐增.

辰繁此时却是恢复了他往常疏离的笑意.“如此甚好.若我们不过问.荣妃娘娘亦能安好.倒也可少费些心思.辰繁先在此谢过母后.”说罢向皇后一揖.

辰月见此形势.也出面说道:“母后.这些事.乃是辰月与四皇兄言.辰月自知人微言轻.方回宫中.好些人并不将辰月的话放在眼中.只得请兄长替辰月讨个公道.”辰月此言皇后再不情愿也得将此事查清.谁人不知.辰月乃是皇上的心头肉.哪能让她在宫中不舒坦.要怪只能怪青昭媛太过自大.连辰月也不放在眼中.

皇后笑意盈盈.“辰月此话差矣.母后定然为你讨回这个公道.”辰月此次回宫.皇上一心想将她留下.若因这些个事成为她再次离开的原因.只怕自己也不得安宁.

既然这两人都牵扯进來.东方辰言不介意添把火.“辰月.何人敢对你不敬.三皇兄替你治治.”他们的辰月不是谁人都能得罪的.后宫那些你争我斗的事.东方辰言早已厌烦.但既然辰繁与辰月都要为荣妃出头.辰祈也跟随自己多年.自己也该表个态.

辰昕亦是坐不住.“辰月你告诉我.哪个不长眼的.我替你十倍讨回來.”

辰月也是块演戏的料.见东方辰言、东方辰昕如此说.连忙装作慌张模样.“三皇兄.不必了.母后说.她会出替辰月与荣妃娘娘出气的.”若皇后方才只是客气话.那么现在也不得不当真了.而且辰月还故意强调荣妃之事.

东方辰言略一思索.眼睛看向高位之上的皇后.只听皇后连声音下.东方辰言方点头.表示自己暂不插手此事;皇后也知.东方辰言一旦插手只会将事闹大.而他若参与到后宫之事.难免不会接触到他母妃之死的真相.

当东方辰言一行人离开时.皇后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但她沒注意一直未曾言语的储默.看她的眼光中多了几分复杂.让他们这么一闹也无心情继续安排过年宫宴之事.让乔静雨先回去.

乔静雨与东方辰言几人正好一前一后出去.辰昕回头时正好看到她的身影.“大皇嫂.这是要回太子府了吗.”

听到辰昕的话.所有人才停在原地.东方辰言见乔静雨身边只有一个冬儿.眉头一皱.“他就如此让你出來了.”对于东方辰耀的别扭劲.东方辰言是真看不下去.明明心里在乎.偏要折腾得两人如同陌路.其实方才在凤鸾殿内.东方辰言就注意到乔静雨了.皇后是什么样的人.东方辰言清楚.依如今国公府的权势.定然不会给乔静雨好脸色看.不过碍于皇后在那.故不多事.

乔静雨苦笑.“太子忙.如何能如你们同进同出.”乔静雨一直是羡慕雪凡音的.不论情形如何.东方辰言都将她护得好好的.想及此.眼睛落在雪凡音身上.只一眼便收回了.

“忙.”这种理由东方辰言才不信.太子在忙些什么他岂会不知.“日后出來多带几人.你一个女子还需小心些.”

雪凡音沒说什么.辰昕倒是看的奇怪.“那个三皇兄.咱们换个地方说.”皇后殿门前.公然说着太子的不是.三皇兄的胆不是一般大.可最后遭殃的会是面前这个大皇嫂.

“辰言.回锦瑟殿再说吧.”雪凡音也知这不是个说话之地.宫中她唯一觉得还能放心讲话的.除了锦瑟殿.别无它地.锦瑟殿只有两个宫人.又是足以信赖的.自然也安插不进别的人.

东方辰言也知他们的顾虑.他自己不怕什么.怕的是给乔静雨徒增烦扰.东方辰言发现.自从爱上雪凡音后.自己的心柔软了太多.之前哪会关心这些事情.现在居然还有这闲心.果真如萧尽寒所言.这傻丫头的本事太大了.每次想到雪凡音时.东方辰言的脸上总会浮现少有的柔情.

东方辰繁看东方辰言这模样.看來自己真是为他们瞎操心.“赶紧去锦瑟殿.再晚些慈安殿的人估计该來了.”皇后一直到此事.离太后知道也不远了.到锦瑟殿还可延一会.若在路上碰上.只能这么跟着去了.

“锦瑟殿我还是不去了.太子还在府中等着.”毕竟这些人中男子居多.锦瑟殿又如与这皇宫隔绝一般.若有什么流言终是不好.虽说她已有了别的决定.可东方辰耀是她一辈子在乎的人.怎能让他被流言困扰.

“他不是在忙吗.”东方辰言知道她的顾虑.不过东方辰言心中也有气.乔静雨好好一人.被东方辰耀**得如此贤良.东方辰言心中的贤良不是什么好词.那就是与那些说一不二.沒有主见之人沒有差别.

东方辰繁是个人精又怎会看不出.不过他也想趁此刺激太子.看他会不会因此表明心迹.“我们这么些人.你还有什么可怕的.若不行.我亲自送你回府解释.”辰繁话已至此.乔静雨也只得同意.

不出辰繁所料.他们离开不久.太后的人便來到凤鸾殿.只可惜扑了个空.只得到锦瑟殿门前等着.而东方辰言早就吩咐好紧闭殿门.慈安殿的下人也知锦瑟殿是言王爷的禁忌.莫说踏入锦瑟殿.就连锦瑟殿殿门也不敢碰.只得往里面喊叫.可惜无人应答.

郴州市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安徽中医高专第二附属医院怎么样
贵阳哪家治癫痫病的医院好
治疗牛皮癣云南哪家医院好
陕西治疗早泄费用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