忻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魔刻大师第五十章莫雷的暴怒

2020/01/24 来源:忻州信息港

导读

魔刻大师 第五十章 莫雷的暴怒第五十章莫雷的暴怒“咦,这是什么?好漂亮!”莫雷顺着卡琳的目光看去,发现她正盯着自己腰间的一把匕

魔刻大师 第五十章 莫雷的暴怒

第五十章莫雷的暴怒

“咦,这是什么?好漂亮!”

莫雷顺着卡琳的目光看去,发现她正盯着自己腰间的一把匕首。

“这是你做木匠用的刀子吗?”卡琳眼睛都发光了,看起来似乎很喜欢。

这把匕首是莫雷从溪民存得到的,说是匕首,其实更接近工艺品一些。这是一柄骨质的匕首,但是打磨的非常漂亮,其上镶嵌了五颗豆粒儿大小的魔核,闪闪发光的,在晚上倒是挺好看。当初莫雷收集魔核的时候,这匕首的主人不忍心弄坏它,就没有把魔核翘下来,而是连带着匕首一起送给莫雷了。莫雷拿到它的时候也很喜欢,随手就挂在腰上,没想到被小卡琳看上了。

“呵呵,既然卡琳喜欢,那送给你就是!”莫雷笑了笑,要不是打不开魔法口袋,他还真不在乎这点儿小钱,送出去一把匕首算不了什么。

“谢谢啦!”卡琳毫不客气的接过匕首,越看越喜欢,向莫雷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卡琳去睡觉啦,大哥哥明天见!”说完这句话,卡琳就一步一跳欢快地跑回了马车上,一副很开心的样子。

莫雷叹了口气,也躺在地上,愣起神来。

虽然心里想睡,但奈何精神过剩,实在睡不着,莫雷最后闲得无聊,竟开始数起了星星来。像这样悠闲的时候还真是很久没有过了,自从开始学习魔刻术,一天到晚的工作就都是满满的。这忽然清静下来,竟然有种别样的安宁。

夜晚越来越深了,玛德已经传出了鼾声,他丢了马车,压力最大,自然是最容易感到疲劳的,没多久就睡得死死的。倒是老爹很安静,一点儿声音都没有发出嗯?

“老爹呢?”

莫雷心里忽然感觉一阵怪异,忍不住看了过去,这才看到老爹侧卧着,睡得正香。

“奇怪”

刚才用余光看去,竟然有种没人在那儿的错觉。莫雷摇了摇头,把一切都归咎于精神境界不稳了。

这附近的夜晚还是很好的,有花有树,月光照过来极美。不过这时候却有一朵云飘过来,把月亮遮住了,天空一下子阴暗了不少。莫雷正在数着星星,见状不禁皱了皱眉,不过他突然发现光线似乎有些闪烁,心中一惊,一下子爬起身来看向了北边。

有光!

而且还不是一点两点,而是一片火把!在这种地方还能是什么?‘土匪’这俩字第一时间就出现在了莫雷心里!

“糟了!不是说他们短时间内不会回来么!”莫雷心中虽惊,但却没有慌乱,立刻推了推玛德吗。“快起来!好像有土匪来了!”

“唔车不是我弄坏弄坏的”玛德居然还在说着梦话!莫雷气得一巴掌抽过去,压低声音怒喝道。“小点声!我们必须得跑!土匪来了!”

玛德一下子就清醒过来了,先是茫然地看了看不远处的光亮,目光中瞬间升起了恐惧!“毛火把!只有这种火把冒出来的烟是棕色的!糟了,真的是那支土匪,他们可是会杀人的!”

莫雷也是大急,现在精神力差一点儿就可以恢复。但是在恢复之前,也就是个不错的木匠罢了,面对一帮土匪,可是毫无还手之力的。

那土匪似乎是顺着路扫过来的,虽然还没到,但估计很快就要看到这边的马车了!马车就停在路边上,那可不是能隐藏的东西,更何况现在就是去套马,也已经来不及了。

马车保不住了!

莫雷一巴掌拍醒了老爹,二话不说拽着他埋头就跑!“啊!怎么了!”

莫雷喝道。“别停!土匪来了,马车不能要了!只要人还在,货想要多久就可以弄多少!”

“不!”老爹不知道哪来的一股力气,忽然愤怒地挣脱了莫雷的手,往回跑去!“卡琳还在车里啊!!”

莫雷本来还大感惊怒,不过一听那两个字,瞬间如坠冰窟,脚步猛地僵住了。

卡琳!?

莫雷转过头去,眼中露出了骇然。他居然鬼使神差地,忘了小姑娘还在车里!嘈杂声越来越近,那帮土匪赫然一经发现了这边,已经怪叫着冲过来了!“小哥,还不快走啊!”玛德突然一拽莫雷,焦急道。

一瞬间无数心思浮现在莫雷脑中,他立刻意识到,现在最正确的办法就是撇开老爹和卡琳,立刻逃走!只要进入了金碧林,就算土匪人多,也不可能在茫茫山里找到他们!土匪本来就是为财而来,不一定非得追杀,更何况老爹和卡琳一老一幼,根本跑不快,就算逃也必然是被追上的命运!就算去救,也是白白搭上自己一条小命而已!

莫雷一咬牙,正想狠下心却发现自己根本迈不动脚!

‘嘻嘻,万一一会儿来了土匪,大哥哥,你能保护卡琳吗?’一想起卡琳之前的笑容,莫雷心中仿佛插了把刀一般!

“玛德,你先走!”莫雷抬起一巴掌狠狠抽在自己的脸上。“我不能走!我要是走了,卡琳和老爹会怎么样!”

玛德一把没拉住莫雷,脸上神色一阵变幻,最终眼中狠色一闪,竟也是自己来了一个嘴巴,冲了回去!

“嗨!真是够了!今天老子也疯了!”

那帮土匪有十七八人,此时已经把马车团团围住,老爹和卡琳已经吓哭了,抱在一起瑟瑟发抖。老爹就算冲回去,也知道自己是没可能从这帮大汉的包围中冲出去的,不禁绝望。一想到卡琳和自己都要死在这里,顿时老泪如雨下。

“哈哈!你看那个老头儿,吓哭啦!哈哈哈!”

“没想到这时候居然还能逮到只肥羊!先不提车里有没有钱,光说那个小丫头嘿嘿嘿嘿!”

“老七!这么小的货你也喜欢,真是禽兽!不过我也喜欢!哈哈哈!”

“救命啊!”老爹声音颤抖着,紧紧抱着卡琳。“求你们放过卡琳吧!要多少钱我都给,都给!”

“大哥哥!快来救我啊!”卡琳带着哭腔,一张精致的小脸上满是恐惧的泪水。

“你难道没听过我们血手的名气?”那个老七一步跨出来,舔了舔手上的刀子,阴笑道。“嘿嘿嘿,老头儿!今天你们谁都跑不了,你就是叫破喉咙也”

一只五指修长的左手突然从身后的灌木中伸出,一把按在了老七的头上!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那脑袋竟然同一个烂西瓜一般‘嘭’地一下生生抓爆!

莫雷在这个关头,还是选择回来了!

“谁在那!给我射!!”随着那头领一声怒吼,土匪们迅速抬起短弓,七八支箭杂乱无章地射入灌木,一个人影狼狈地扑了出来,虽然没有被射中,但也暴露了身影。

莫雷滚身而起猛地一扑,已经格住另一人的脖子,左手竖起两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插入了他的双眼!那人惨叫一声,当场毙命!

“退下,都退下!是高手!”那首领怒声叫道,不过这时候莫雷已经混入人群,沾着血腥的左手所过之处,必有一人被洞穿要害!首领见状心中大怒,猛的冲上两步,提起一把大剑对准莫雷就是劈头斩下!莫雷瞳孔一缩,“斗气!”左手一抬,只听‘当’的一声,虽然手臂足够结实,但那股反震力却让莫雷浑身一颤!左臂一偏让剑锋从身侧划过,大剑落在地上,斗气爆发溅起的碎石气劲顿时将莫雷击飞,重重地摔在远处,嘴角溢出了鲜血。

虽然在空间里,莫雷对战斗领悟不少,但毕竟时间太短。再加上他只是用火弹游斗,很少锻炼到身手,这一面对强敌,近战的缺陷当场无所遁形!

“白痴!首领的斗气已经达到二阶巅峰,居然敢硬接,这下看你还不死!”一个喽啰眼疾手快,迅速扑上把莫雷按倒在地,锋利的匕首抵在了他的脖子上!

“咳咳,二阶剑士,居然做土匪的勾当!?”莫雷怒视着首领。“我呸!”

“等等!”那首领冷冷地盯着莫雷。“这小子不知道哪来的,不过杀我兄弟,让他死得这么痛快便宜他了!他不是要保这车吗!我就让他看看,和我作对的下场是什么!”

“对,他杀我们兄弟,不能这么便宜了他!”

首领怒笑了两声,一把抓过了老爹,抬起一刀,随着惨叫,一根手指就这么落在了地上!他挑衅地看着莫雷的眼睛,大笑着说道。“怎么样,你能做什么?明明没什么实力,居然敢在我们血手面前逞英雄!”

“你!”莫雷眼中几乎要喷出火来。

刀光又是一闪,老爹整只手掌都被斩下,鲜血流了一地,老爹疼的当场翻过眼去。

“你看我做什么?要怪,就怪你太弱了!弱肉强食,弱者就只能是这种命运!别急,一会就到你!”

“大哥哥!”卡琳哭叫着,被一个喽啰奸笑着扔进了车里,而他则是一脸兴奋地扑了进去。

“卡琳!!”莫雷眼睛都红了,他从没有如今天一样这么痛恨自己的无力!精神力一遍又一遍地运转着,却总差一点提不起来!剧痛蔓延在莫雷的精神中,但这痛苦却根本压制不住他的愧疚和愤怒。

为什么会这样!

卡琳啊,为什么你这么看重实力呢,那些剑士整天打打杀杀的很有意思吗?

嘻嘻,因为啊只有有力量了,才能保护自己,保护别人啊!一旦遇到不测,连保全朋友的性命都做不到,就算能自己逃走,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你敢!!”

莫雷愤怒地嘶吼着,他那红色的眼睛在这夜里,几乎都要射出凶芒!

首领被莫雷吓了一跳,不过随即就是一阵恼怒,一巴掌抽在了莫雷脸上。“混帐,敢吓唬老子!想杀我,来啊!你倒是来啊!!哈哈哈,可惜你太弱啦!老子不过就是个二阶剑士,可惜你依然杀不了!”

他突然抬起了手中的大剑,一剑插到了老爹的胸口上!老爹无力地倒下,首领狰狞地大笑道。“我想杀谁!你没那个实力管!”

“啊啊啊!”没有人注意到,那黑红色的花纹,正从莫雷的食指一点点蔓延而上。

可怕的红光与焦热气息隐藏在手套下,慢慢缠绕上了手掌,甚至还在继续延伸了起来。莫雷只感觉到天地都仿佛变成了一片红色,他只觉得自己心中仿佛有一团火,即将要把他点燃起来一般!

“啊!晦气!这小孩儿居然自杀了,她身上怎么有把匕首!?”

“什么?老六,她没把你的那玩意割下来吧!嘿嘿,死了就死了吧,对你来说不都一样!”

“放屁!”那个喽啰狂妄的的叫声,在莫雷的耳中仿佛是一根引信,将他眼前的一切瞬间点上了一片火焰!“恶心!死货老子才不玩儿!”

烈火突然从莫雷的左手燃起,又疯狂的爆溅而出!

将周围的一切都化为了一片火海!

黑红色的花纹已然蔓上了莫雷的左臂,灼热几乎将空气扭曲。按着莫雷的那个喽啰瞬间烧成了一个火人,凄厉地滚倒在地翻滚起来!烈焰缠绕在莫雷的身边,微微颤抖着,仿佛也在为他的愤怒而恐惧!狰狞的杀意弥漫上莫雷的意识,那择人而噬的目光让人仿佛看到了一尊燃烧着的杀神!

精神的剧痛一点点地减轻,但莫雷的脑中却是一片空白。他只知道自己要嘶吼!要发泄!要杀!!

莫雷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悲愤与狂怒却几乎淹没了理智!他只觉得眼前一片血红,不发泄出来,就要走向毁灭!杀!该杀!这些丧心病狂的恶魔,统统都该杀!

“你们该死!!”莫雷疯狂地嘶吼着,一枚枚赤红的火球不要命地爆射而去!莫雷不知道自己释放了多少火弹,那些土匪在他的眼前一个个飞灰湮灭,却依然无法平息他梗在他心中的那东西!首领在这火海中也没有坚持多久,就惨叫着被烧成了火把!十多个土匪没有一人能够逃走,全都死在了莫雷的愤怒之下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惨叫声彻底消失,这夜晚只剩下了一地焦尸和噼啪的火焰声,莫雷双目无神地跪倒在地,看着老爹。老爹还有一口气没咽下,苍老的脸上似乎失去了什么,让他的样子让人心颤,他神色复杂地看着莫雷,虚弱地开口。

“莫雷已经没有”

然而他的话并没有说完,瞳孔放大,已经死去了。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莫雷抱着头,声音颤抖地喃喃着。“怎么会这样!”

万一一会儿来了土匪,大哥哥,你能保护卡琳吗?

呵呵,就算真来了,我也能保护你!

莫雷目光空洞着,自嘲地笑了笑,这一切都是那么讽刺!他甚至不敢去马车里看卡琳的尸体,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独自一人离开了。他就这么顺着夜色,消失在了山林中

第二日。

玛德从一丛灌木中忽然醒来,神色有些惊慌。“啊!奇怪了,我为什么会睡在这里,土匪呢?老爹呢?小哥儿呢!?”玛德小心地打量了一眼四周——花草依然,仿佛昨天并没有劫匪来过一般!

马车里忽然传出了奇怪的声音,玛德跑去一看,不禁吓了一跳。

“老爹!你怎么在这里,卡琳呢?”

老爹迷迷糊糊地醒过来,疑惑地看了玛德一眼。“诶,奇怪了,我好像看到一阵黑烟,然后就晕倒了卡琳?”老爹疑惑地挠了挠头。“卡琳是谁?”

“啊!怎么到早上了,我不是去拿干粮了吗,怎么睡着了呢!”老爹突然一拍大腿,愧疚地说道。“人老了,精神真是不行啦!”

玛德一看车里,不禁愣了。里面满满的全是货物,塞进两捆干草都是极限,哪还有什么能让人容身的空间!

可是,卡琳是怎么回事?

玛德心中突然一寒

黑暗的空间里,贝利奥忽然现出身来,如果莫雷在,就会发现它的身体虚幻了很多。只见贝利奥擦了把并不存在的汗水,有些虚弱地说道。“莫雷啊!不要怪我你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啊”

--------------------------------------------------------

五千字大章求推荐!

山东省医学科学院附属医院怎么样
铜仁市妇幼保健院
甘肃治癫痫病好的医院
西安白癜风医院
石家庄白癫风公立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