忻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绿野小说月光岭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忻州信息港

导读

炎夏季节,方才还是艳阳高照,这会儿却已经是黑天暗地,飞沙走石。    还未到傍晚,天色却暗得犹如深夜,黑压压的乌云将本就不畅亮的老林山路遮蔽

炎夏季节,方才还是艳阳高照,这会儿却已经是黑天暗地,飞沙走石。    还未到傍晚,天色却暗得犹如深夜,黑压压的乌云将本就不畅亮的老林山路遮蔽得模模糊糊,萧明辉不得不打开越野车的大灯,脚下的油门也不觉加大了。眼看着暴雨就要来了,再不赶过这路况复杂的盘山路,恐怕雨一下,这山路会更难走。    车在盘旋的山路上左转右弯。忽然,一声巨雷轰然响起,紧接着,豆大的雨滴噼里啪啦地开始下了起来。风越来越大,雨也越来越大,雨借风势,风助雨肆,狂风骤雨中,汽车挡风玻璃上的雨拨器摆速却还是雨水濛濛,看不清楚前路,萧明辉不得不将车速降了下来,这山路陡而路面滑,一个不小心就会冲下山沟车毁人亡。风雨实在太大了,挡风玻璃一片模糊,萧明辉只得将警灯打开,鸣起警笛,以便前后来往车辆识别。就这样蜗牛般地走了不到一公里,突地“哗”的声,前面左侧山坡的泥石被骤雨形成的山水冲了下来,萧明辉连忙急刹车,降下车窗头从车窗外看去,前面的路已经被泥石堵住了去路。他正欲下车察看一下情况,忽然,车顶上传来一阵滚动的闷声,萧明辉想也不想以快的速度挂档倒车,就在他把车刚刚倒回去没有几米远,一块看来有上千斤的大石头从山坡上滚了下来就掉落在他刚才停车的地方。萧明辉这回真被吓出了一身汗,暗自庆幸自己的反应够快,不然恐怕已经成了肉酱了。    他也顾不上大雨滂沱,打开车门出来一看,天啊!前前后后的路都被泥石堵死了。他浑身已经湿透了,只是这个时候他想得更多的不是湿不湿,而是怎么离开这个时时刻刻都会被泥石流掩埋的地方。车肯定是没有办法开走了,萧明辉抬头看了看山上,车后泥石堆的后面有条石阶可以走,看来是山上人家行走的路。此时,他也顾不得多想,连忙打开车的后厢从里面拿出警用强光手电筒,回到车上将手枪带上,然后关上车门,从后面的那条石阶往山上爬。    天,已经完全黒了,萧明辉看了下手表,已经六点多了,雨势并没有减弱,还在不依不饶地下着,他也不知道这里通往哪里,怎么着先离开这极易再次发生泥石流的危险之地再作打算。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暗摸摸的山林里已经伸手不见五指,萧明辉停了下来,手电筒前后左右地照了照,发现前面有座房子,里面还亮着灯,萧明辉心里一喜连忙加快了脚力。    房子是一层平屋,看来不大,萧明辉此时也顾不得多作观察,忙敲开了门,出来给他开门的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姑娘,一脸惊诧地看着他。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萧明辉怕她误会,便从身上拿出警官证让她看明白,说:“办案回来,没有料到遇上这大雨,泥石流堵住了去路,不得已上山来避下。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允许我暂时避避雨……”    “珠儿,怎么让客人在雨中淋着,还不让客人进来。”    萧明辉的话还没有说完,一个看来五十左右的妇人从里面闻声出来,让这个叫珠儿的姑娘让萧明辉进来。    “谢谢阿姨,谢谢姑娘。”萧明辉接过妇人倒来的一杯开水,珠儿也给他递来一条干毛巾擦脸,连声谢道。    这时,从外面进来了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一见家里忽然多了一个男人,显然有些惊愕。妇人忙给他们介绍,萧明辉才知道是这家的男主人,珠儿的爸爸。    男人很热情,吩咐妇人给萧明辉找出了身干净的衣服换下,让珠儿将萧明辉的湿衣服拿去烘干。待萧明辉从卫生间里冲洗后出来,妇人已经备好了酒菜。看得出来这家人很是纯朴,对萧明辉没有一点见外,好像亲戚一样地热情款待。酒饭间,萧明辉打听清楚这里有一个很诗意的名字叫“月光岭”,并没有其他的住户,男人是这里的护林员,因为长期在这里工作,也没有其他人就把妻子女儿也接了过来一起住。    这里虽然偏僻,但却山清水秀,如果天气好的时候,每逢月圆之夜,月光照在岭上仿佛是给这洒上了一层雪霜一样莹亮。月光岭这个名字,也许就是这样得来的。    或许是惊魂过后的疲惫,或许是喝了点酒,萧明辉感觉自己的眼皮很重,昏昏欲睡的,男人一见忙搀着他到客房,安置萧明辉休息。    睡了不知多久,萧明辉听见外面传来了阵敲门声,只见那男人去开了门,从外面进来了四个年轻男人,萧明辉没有听清楚他们说什么。但看这户看林人家很是热情,又是忙着给他们烧水做饭。拿酒招待。他们的酒量很不错,喝的都是白酒,四个人喝掉了五瓶,却还在向男主人索要,男主人估计也怕他们喝醉了就没有给,来人中有人不愿意了,站了起来对男主人推推搡搡,骂骂咧咧的,妇人看不惯就过来说了他们几句,却惹火了那人,只见他抡手就是一拳将妇人打晕在地,男人挣扎着起来要理论却被他们拳打脚踢直到倒地不起,在房间里的珠儿从屋里拎了根扫把冲出来,他们几个一见珠儿美貌不禁兽性大发,一把将珠儿按倒在地轮流发泄着他们的兽欲。    萧明辉一见,挣扎着就要起来却怎么也使不出劲了,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他们在那里造孽。    他们发泄完了还不甘心,一见奄奄一息的珠儿,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从屋子里找出绳子将他们仨勒死……    萧明辉气得想叫叫不出,想起起不来,在床上挣扎了好阵子才惊醒过来。原来是一场梦,萧明辉不禁好笑。这时天已经大亮了,外面的雨也停了,只听见林间的鸟儿在唧唧喳喳的欢叫。萧明辉连忙坐了起来,往四周一看,不觉吓了一大跳,只见房间四壁的泥土剥落,蛛网密布,他睡的床上也满是灰尘,他急忙跑出来一看哪里有人,屋里的桌椅倒在地上,几个脏兮兮破酒瓶随意在扔在地上,也是蛛网乱挂,一把扫把断成了两截被灰尘密密盖住,大门虚掩着,看得见外面蒿草丛生。    萧明辉惊恐地瞪大了眼,他努力地回忆,昨晚这里明明还有人,怎么这会屋子就破落成这个样子?  难道,自己昨晚见到的是鬼?    萧明辉一想,头皮顿觉发麻。忽然想到昨晚自己在这里冲洗后换下的衣服,忙往身上一看,一身衣服并不是自己的,他记起来昨晚男主人给他的就是这身,连忙又去“珠儿”的房间一看,自己换下来的衣服已经烘干了,整整齐齐地叠在满是灰尘的床头,奇怪的是衣服下面却没有沾上灰尘。萧明辉的摸了下身上,枪还在,那带来的手电筒也在衣服下面。    看来,自己昨晚真的见鬼了。萧明辉平常并不信这些,可是昨晚的这诡异遭遇让自己不得不信。  不然,还有什么解释呢?    这会儿,他倒是从刚才的惊恐中回过神来,想了想,先把自己的衣服换上。忽地,他忆起了昨夜的梦。脑里灵光一现,难道,梦中所见是真的?如果是真的,那么自己昨晚到这必然是被珠儿一家的鬼魂引来的。可是,如果是真的,她们的尸体呢?    萧明辉走到外间仔细地察看,除了不见人影,其它的都跟自己梦里看到的一模一样,但这也说明不了什么,萧明辉摇了摇头苦笑着,然后打开摇摇欲坠的大门出来。外面的草长得有人一样高,门前的草被踩得东倒西歪,萧明辉估计是自己昨晚进来时踩的,便沿着这“道”往回走。  记得自己的车停在路上,这会儿也不知道是不是还在,不知道有没有被泥石压住。    刚走出这座房子不远,一处被雨水冲垮了的地方露出了白森森的人骨,萧明辉倒吸了口冷气,连忙过去一看,骨头被泥土埋住了,尸体身上穿的衣服似乎并没有完全烂掉,只是埋在土里看不出来。萧明辉一看,想掏出手机报案,却没有找到,想了想,原来是昨晚下车匆匆忙忙忘记从车上拿来。想着,连忙往山下赶。到那一看,车还在,没有被泥石流掩埋了,打开车门,手机也在座上,连忙拿起来往局里报案。  因为山路被堵,等到同事们赶到时已经是中午了,饥肠辘辘的萧明辉从同事手里接过面包、矿泉水,一边引着他们上山,一边狼吞虎咽着吃起来。  很快,尸体被清理了出来,法医将骨头排在白布上,共有三具,萧明辉叫了起来:“肯定是珠儿一家。”  见同事们都一脸不解,便把昨晚自己的遭遇跟他们说了一遍,见他们一脸将信将疑的神情,便领着他们往屋子那走。    如果那三具尸体是珠儿一家的话,那这房子可能是现场,凶手杀人后将他们移到外面埋起来。但因为案发的时间已久,现场已经找不到什么可供破案的证据了,能够证明死者身份的就是萧明辉昨晚的“梦”,但这显然太过荒诞,不足为据。  法医将骨架运下了山,他们的性别可以断定是俩名女性,一名男性,通过分析他们的年纪跟萧明辉所“见”的人差不多,应该就是一家子父母女儿,至于死亡的时间还待回去后对骨骼的进一步分析才能推断。  这真是一桩没有一点头绪的案件,除了昨晚的所“见”,没有一点点有用的线索,案发时间明显已经年深月久了,现场早已毁坏,至于死者是怎么死的,是被杀,还是其它突发事故而致死亡?如果是其它意外死亡,那么是谁将他们埋葬的呢?如果是他杀,那是怎么杀死的,凶手是一人、两人,还是……至于萧明辉梦中所见却无法用做证据。    从山上回来后,萧明辉就一直恍恍惚惚的,眼前总是出现初见珠儿一家被杀的情形,可是他也知道,把这些情况并无法作为破案线索的。他妈妈心茹担心儿子是被鬼魂迷了,从寺庙里请来了圣水泼洒,却还是无济于事。这晚上,她刚从三清观里请了一道符来,萧明辉已经不在家了,打他的手机才知道他一个人再去月光岭,心茹一听急了,连忙回去三清观里请了松鹤真人师徒二人同她驱车赶往月光岭。  还好,她们赶到时,萧明辉也才到山下,于是会同一道上了山。  松鹤真人师徒俩人将法事用的法具摆好,此时天色也已经暗了下来,荒芜周围的虫声鸟鸣此起彼伏,圆圆的月亮也慢慢的爬了上来,站在岭上看月,月亮又圆又大,离这显得特别的近,那光辉撒了下来,仿佛给岭上披了一层莹莹的霜辉,朦朦胧胧,美极了。如果不是因为遇上了这桩案子,自己肯定会喜欢上名副其实的月光岭。只是,这个时候岭上给萧明辉的感觉更多的是一种诡异的气氛。    松鹤真人在屋子里面烧起一道符,手执七星剑,脚踏九宫步,嘴里念念有词,没有多一会,一道阴风从门外旋了进来,隐隐约约可见三个人影,萧明辉一把握住母亲心茹的手,让她安下心来。萧明辉见他们只是站在那,并没有什么恶意,胆一壮,便走了过去,道:“是珠儿一家吧?”  见他们并没有说话,又继续问道:“那个晚上是你们引我到这的吗?你们是不是有什么冤情?”  忽听一阵让人毛骨悚然的凄厉哭声断断续续地响起,好像很远,又似很近……  “山人知道你们死得冤,所以今晚与萧警官前来,为的是帮你们抓住凶犯。”松鹤真人待他们哭过一阵方才说道。  “是的,珠儿,你们放心,我一定帮你们抓住凶手的。可是,因为这里发生的凶案已经很久,现场上并没有留下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无法锁定凶手。”萧明辉接着松鹤真人的话,将自己的疑虑说出。  “我们冤啊,冤啊……”  “珠儿,你们有什么冤情告诉我吧!”  他们没有回答,只是跟萧明辉等点点头,就走了出去,萧明辉一见与松鹤真人对视了一眼就跟一起跟了出去,他们来到离他们埋骨不远的一个地方停下,幽幽地看了萧明辉一眼,然后消失了。这时,一阵狂风忽然袭了过来,脚下的杂草被风卷得东倒西歪,忽然萧明辉看到草中隐隐露出一物,忙打亮手电筒过去拨开草丛一看,埋在土里的是一个钱包,可能是前几天的雨水将它冲了出来。萧明辉捡起来打开一看,里面的钞票已经腐烂了,还有一张建设银行的卡,萧明辉从身上的包里拿了个证物袋出来将这个钱包放了进去。  他在周围又转了几转,也没有发现什么。  “走吧,明辉。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案子已经露出来了,我看离破案也就不远了。今晚来也是有收获的……”  萧明辉听了点点头,朝珠儿他们离去的方向鞠了个躬,暗暗道:“放心吧,珠儿,我一定帮你把凶手揪出来,给你们报仇雪恨。”    顽石是蔡藉的网名,他建了一个户外活动群,参加的人数有几百个人,前不久他们组织了探险活动,一行十一个人到云龙大峡谷探幽,大峡谷长年云缠雾罩,有很多的山洞,洞中有洞,洞洞相通,洞中有清澈的溪流潺潺流过,而接近溪水的源头远远的可以听见滴滴嗒嗒的声响,水滴声清脆悦耳,滴在岩石上仿佛一曲天然的音乐,闻之如天籁之音。  今晚他比较迟上线,群里已经热热闹闹地聊开了,他们都在谈一个还未开发的地方,那地方有一个很有诗意的名字:月光岭。  顽石本是户外热,听说有这么一个新鲜去处岂能不动心,便追问究竟。  “月光岭,传说中每逢月圆之夜,月光如霜将岭上点缀得仙境一般,夜半之时总会有一只银狐出来拜月。据老人们说,如果运气好的话,会遇到白衣仙女呢!”  说这话的是群里新来不久的南天,这家伙也是户外狂,经常在网上晒他的户外照,这次“月光岭”的户外活动也是他起的头。 共 647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结石的表现症状会有那些呢
黑龙江男科专科医院哪好
云南治疗癫痫病哪家研究院好
标签

上一页:寻路16

下一页:不走你的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