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从肿瘤君到动物世界韩延的漫改电影做对了什么专访

2018-09-15 10:09:28

电话那头是电影《动物世界》的导演韩延,对这次全新类型的电影是否能被观众和市场接受,这个爱戴小红帽的80后导演其实也抱有一定的忧虑。

又一年暑期档,又一场国产电影的狂欢。这个被寄予了“爆款”期待的档期,在过去的两年也被贴上了“烂片集散地”的标签。

但是今年这个夏天有所不同,几部暑期档的作品在上海电影节期间就传出了好口碑。

于6月29日上映的《动物世界》以豆瓣7.4的成绩为2018年暑期档打了一个漂亮的前哨战。这部改编自日本知名漫画、剧本仅用了15天完成的电影,成为了暑期档的个惊喜。

视听效果与内容表述怎么权衡、被诟病的漫改如何恰当地本土化、有限的预算与理想的呈现之间的矛盾——这三大难题,导演韩延在《动物世界》里基本都解决了。

不能马虎的自然要求不能马虎的成本投入。按照媒体报道,此前制片人陈祉希曾透露《动物世界》总成本虽然“未达3亿,但不低”。

如果消息属实,近3亿的成本投入,面对的却是预测可能不到5亿的总票房,能否回本这个问题的确值得关注。

口碑已经逐渐传开的《我不是药神》正来势汹汹。这部今天提前上映的电影,和一周后的《邪不压正》,都将是《动物世界》强大的竞争对手。

面对“票房不到5亿才拍续集”的传言,韩延直接向数娱梦工厂(公众号D-entertainment)表示“没这回事”,第二部的剧本3月就已经启动了。

“我们的冒险精神应该值得称赞”

《动物世界》是根据日本漫画家福本伸行的《赌博默示录》改编而来。这部从1996年就开始在《周刊Young Magazine》上连载的漫画系列到2008年为止合计39卷,卖出了1000多万本。

(《赌博默示录》《赌博破戒录》《赌博堕天录》三部统称《开司》系列)

《动物世界》成为了韩延的第二部漫改作品。他前一部是2015年的《滚蛋吧,肿瘤君》,两部影片风格完全不同,但都是由漫画作品改编而来。

“我不太想要做重复性的题材,而且我在很多相似的剧本里,没有找到当时我看《肿瘤君》的那种感觉。正在思考要做什么的时候,朋友就推荐了《赌博默示录》这部漫画,它描述的主题和我想表达的主题很契合,所以我决定翻拍成电影。”韩延回忆,他拿到漫画后,连夜就看完了《赌博默示录》。

《赌博默示录》是一个日本知名的漫画IP,改编之路并不顺畅。

提起原作版权方对于授权的谨慎,韩延也颇有印象。

起初漫画的原作者福本伸行是拒绝中国影视化提议的,毕竟漫画已经经历过两次的改编,加之对IP形象的考量,对方十分谨慎,提出了要先看改编阐述与剧本再作考虑的要求。

“我们跟这个作者谈的时候,发现作者不太喜欢把作品授权给影视改编,担心我们的改编会不会影响了原著,甚至说把原著给毁掉。”

为了争取到漫画改编权,韩延给原著作者福本伸行先生写了一封近万字的信,将自己对电影的理解完整呈现给了作者,原著作者对导演阐述非常认同,但依然提出要看剧本之后再决定是否授权的想法。

韩延称,可能是自己太喜欢这个漫画了,所以他只用了15天就写完了剧本。“不仅仅是出版社要看剧本,原著作者也要看的,看完剧本之后的授权才是终的授权。”

事实上,在改编的时候韩延几乎已经忘掉了原著,只保留了原著的整个故事线和人物线。在他的理解里,忠于原著不等同于要照搬原著的台词造型之类的,“把一个二次元里的人物挪到电影里,还是需要做很多工作的”。

主角郑开司的情感线、他幻想的部分,都是韩延改编时的创新,影片里的算牌过程更是在数次的粗剪测试版中依据观众的反应作出的调整。

“在做第二版、第三版的时候,总有观众问我,那个牌怎么算的,很多年轻的观众,他们对算牌这个东西很感兴趣,可能中国观众的数学能力比较好,我就把这个东西给做得更加的详细一点,就做了这个改编。”韩延表示这个算牌过程的增加,也算是除了人物本土化之外的另一个本土化。

《动物世界》从谈版权开始,到整个项目完成持续了两年。韩延对数娱君说,无论是面对版权方的疑虑,还是面对有限的预算,整个过程里他都没有丝毫的犹豫。

但韩延也直言,尝试做《动物世界》这样类型的电影,对自己、制片方、投资方甚至演员来说的确是有一定风险的,“我觉得可能这种冒险精神值得称赞吧,我们拍这个题材,不知道会是一个什么样结果,对这个市场也好、对观众也好,接受程度是怎么样的,我们其实都是心里没有谱,但是我们还是觉得这种尝试应该去做。”

《动物世界》续集剧本已经在做

根据此前时光网的报道,《动物世界》制片人此前曾坦言“花了很多钱,虽然没到3亿,但是成本不低”。

截至5日,上映7天的《动物世界》票房达到3.64亿,和此前一些行业人士观察的10亿票房预期有不小的距离。

在国产片里,《动物世界》的口碑可以算是:豆瓣评分7.4分,猫眼观众评分8.5分,淘票票观众评分8.5分。但的口碑表现,似乎并没有让电影获得相应的票房和关注度。

主演李易峰是《动物世界》的宣传重点。邀请这样的一位流量明星出演,好处是能够借力粉丝的卖力吆喝,坏处是路人观众在前期反而容易敬而远之。

口碑原本是《动物世界》的优势,但竞争对手更甚。《动物世界》刚刚以上影节开幕片的身份获得好评,《我不是药神》紧接着就在上影节举行千人观影,口碑爆棚。

相比虚拟情节的《动物世界》,改编自真实事件的《我不是药神》占有更大的情感优势与社会话题度,口碑营销的点更多。

人们在谈论《我不是药神》对于现实的映照,以及它的感人泪点时,《动物世界》的声势也就自然而然收到了影响。

尽管如此,韩延依旧表示,片方儒意影业在购买漫画版权时已经拿下了完整的三部版权,“我们3月份就在做第二部的剧本了。因为版权已经买了,我们也不可能买了版权这个东西不往下做了”。

而聊起预算,在片方特辑中被称为“会要钱的导演”的韩延直言,其实总体的成本没有超过总成本的1/3,“大部分人可能觉得找维塔就是用钱砸,对比一下A类大制作预算,你就知道我们的这点钱根本不可能砸得动维塔。”

被问起是否有因为预算问题遇到困难的时候,韩延告诉数娱梦工厂(公众号D-entertainment),预算太低,初给公司寄出资料的时候难免会遇到拒绝,“一看这个成本人家(公司)就觉得不可能做出来,(拒绝)肯定是有的。”

圈粉的追车戏模型视频,也是为了追加预算的产物,韩延电话“要加钱”的片段也是因此传开:

“喂,希姐,这场车戏就排了十五天,肯定拍不了”

“你剧本里一共就三行字,你15天还拍不完,你要拍多少天?”

“剧本里面是不可能展开来写嘛,这场戏我拍起来,这个绳子蹭一下….那个打到车里面”韩延努力地阐释自己想法。

“谁可以想象到你拍成什么样”电话那头的制片人有些懵。

“我这个不是在和你讲嘛”

“你要我挨个和投资方说想要这样,这样,这样拍摄,人家听得懂你要拍摄什么吗?”

于是就有了此前韩延用手机拍摄的模拟片段。

而对于这段被形容为开启可爱委屈模式的对话,韩延笑称他的工作习惯就是这样,“用语言去沟通,其实并不好沟通,我还是想尽量的能有一个大家都能看得懂的一种方式来进行所有的沟通,减低我们沟通的成本。

起码他们(投资方)得知道投资来这个钱是要拿来干嘛的。”

韩延强调,无论影片是用到了怪兽、冒险还是动作,其实终都还是为故事和人物服务的,作为导演他特别想要传达的是“不管这个世界怎么改变,年轻人都不要变,都要守住自己的自我和底线。”

在保留电影商业元素的同时又做出来表达人性的努力,无论终《动物世界》的票房如何,至少这样的努力是值得肯定的。

近视隐形眼镜
珠海硒鼓灌粉机多款
温哥华花园别墅效果图-四川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