忻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沧海无缘人界前篇第25章束手无策

2020/01/24 来源:忻州信息港

导读

沧海无缘 人界前篇第25章 束手无策我来这片大陆不过是短短两个月都不到的时候,我已经是第三次来断魂山了,除了上次是特意来看望陈豪的之外

沧海无缘 人界前篇第25章 束手无策

我来这片大陆不过是短短两个月都不到的时候,我已经是第三次来断魂山了,除了上次是特意来看望陈豪的之外居然两次都是来看病的,而且看得还是同一种病。

不过我庆幸的是这次总算是没有遇上劫道的,我安全的来到了山腰处陈豪的住处,此时他和小梦正在院子里整理着药材,感觉是我来了他立刻就迎了上来。

“卓胜天,你又来看我了!”陈豪上来就给了我一个熊抱然后笑着説道。

“这次还真不是特意来看你,我是来找金鬼肴前辈看病的!”我苦笑了一下説道。

“看病?你怎么了?”陈豪问道。

“是这样的……我的经脉好像是又出问题了。”我把事情大致的説了一遍可是没提到魂灵的事情。

“这样吧,先让我看看吧!”陈豪説道。

“也好,如果你能解决也就不麻烦金鬼肴前辈了。”我説道。

“我现在可是尽得师傅真传,一般的问题我都是可以解决的,你就放心吧!”陈豪笑着説道。

就这样我和沈茜梦一起走进了木屋之中,陈豪让我坐下然后坐在了我的正前方,瞬间击出几根缠着金丝的金针刺在了我的身上。

“怎么会这样?”就在我快要睡着的时候陈豪小声的説了一句。

“大哥哥他怎么了?”沈茜梦担心的问道。

“兄弟,你刚才没有説实话,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陈豪严肃的问道。

“什么啊?”我不解的问道。

“我们之间难道还有什么是不能説的吗?你不説的话我也帮不了你!”陈豪説道。

“云前辈,我可以説吗?”我用精神力问道。

“还是我来説吧……”魂灵的声音突然响起倒是把陈豪吓了一跳,魂灵从头到尾的把那天的事情完完整整的讲了一遍。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陈豪了然的説道。

“兄弟,我的经脉是怎么了?难道説比上次还要严重?”我紧张问道。

“你上次只是经脉被一股异己给堵住了,只要是医者自身的实力比这股能量强,然后用金针将引着这股能量导出你的体外就可以。但是这次……”陈豪没有再説下去。

“这次怎么了?”我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次由于这位云前辈的元灵能量实在是太过强大了,一下子从你的静脉中冲击而出,你的经脉由于承受不了这股能量已经全部断裂了。”陈豪説道。

“全部断裂!”我没想到这次会这么严重。

“大哥哥他……怎么办?陈豪哥哥你想想办法啊!”沈茜梦急的都快要哭出来了。

“这个……我也束手无策了!兄弟你也不要怪我,我的能量也是有限的。你还是去找师傅吧,他老人家也许会有办法也説不定。”陈豪説道。

“那就只能去麻烦金鬼肴前辈了。”我苦笑着説道。

我和沈茜梦在陈豪的带领下来到了金鬼肴所住的那间小木屋,木屋还是老样子,不过我却是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好像有一个微弱的声音在呼唤着我进去。

“是陈豪来了吧,还带来了两位客人。”屋子里传来了金鬼肴的声音。

我们跟着陈豪推门进了屋子,映入眼帘的还是一身死气的金鬼肴,他也还是和我上次来的时候一样坐在一个竹制的轮椅上,手上把玩着一个漂亮的杯子。

“又是你啊,卓胜天小兄弟。”金鬼肴轻轻的自言自语道。

“金前辈,真是不好意思这次又来麻烦你了。”我不好意思的説道。

“哦?”金鬼肴毫无征兆的飞出了三根金针刺到了我的身上,然后大概仅仅在我身上停留了五秒钟就快速的收了回去,没有丝毫的犹豫和迟疑。

“金前辈,我这次好像是伤的很重,不知你能不能治?”我小心的问道。

“你难道是忘记了我的规矩了吗?”金鬼肴反问道。

“金前辈你的眼睛不是已经好了吗?难道还要我献上一双眼睛吗?”我不解的问道。

“虽然我不需要眼睛了,但是你还是要帮我去做一件事。”金鬼肴説道。

“什么事情?”我问道。

“我正在研究一种新的丹药,要是成功了可能可以解决你的问题,不过这种新药需要一种药材我始终是没有找到,你要是帮我找到了也许就能救你自己了。“金鬼肴説道。

“什么药材?”我问道。

“荫窍蛇脱下来的蛇皮。”金鬼肴淡淡的説道。

“娜岚琳,这荫窍蛇是什么东西?”我茫然的问道。

“这是一种很珍惜的物种,因为一般荫窍蛇一生只产一次卵,一次吃产二十枚卵,而且卵的成活率也只有百分之十左右,所以一般能活到成年的蛇只有那么一两条。这荫窍蛇没三年脱一次皮,所以説这荫窍蛇的蛇皮是什么珍惜的。”娜岚琳説道。

“那好,我现在就去找,等我找到了再回来找前辈你医治。”我説着拉着沈茜梦一起出去了。

“师傅,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小梦那里就养着一条荫窍蛇。”陈豪説道。

“然后呢?”金鬼肴问道。

“您为什么不给卓胜天他医治啊?”陈豪疑惑的问道。

“不是我不给他医治,而是他体内的经脉断的已经没有一根是完整的了,甚至可以説是断成了无数的小段了是无法再接好了。”金鬼肴説道。

“那……”金鬼肴的话让陈豪更加疑惑了。

“我让他去寻找荫窍蛇只是给他一个走下去的希望,我只能盼望着他在寻找的途中遇到一个医术比我更高的隐世之士,这样他的伤也许还是有救的。”金鬼肴説道。

“这大陆上还有比师傅您医术更高的人吗?”陈豪一脸不相信的问道。

“有……起码那个人……我没自信……”金鬼肴回忆般的説道。

“师傅,你説得是?”陈豪问道。

“有时候知道的太多也不是什么好事,你还是回去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吧。”金鬼肴説道。

“我知道了。”陈豪説着退出了屋子。

而我这边离开了断魂山顿时有些迷茫,虽然金鬼肴前辈指了条路,不过这荫窍蛇十分珍惜算是可遇而不可求一时也没有了方向感。

“主人,我相信你能找到的!”娜岚琳説道。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不能修炼了而已嘛,你完全可以专心的走魔法的路!”魂灵説道。

“云前辈説的对,我不能失去信心!”我坚定的説道。

“大哥哥,先回到笑世殿去吧。”沈茜梦説道。

“既然这样的话,我现在也没什么事了,就去试试翻开圣火册的下一页吧!”我笑着説道。

“这样也好,説不定对你还有帮助呢。”魂灵説道。

既然这样决定了我也没有着急的返回笑世殿,而是在离断魂山最近的白河小镇住了下来,一来是想快diǎn翻看圣火册接下来的记载,二来还想去血焰骑士团看看米德他们怎么样了……

贵州银屑病医院预约挂号
桐城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吉林专业治银屑病医院
秦皇岛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九江治疗牛皮癣的办法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