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火电投资仍逆势加码

2018-10-11 20:08:36

火电过剩还再建细数那些准备上马的火电重点项目

伴随着中国经济增速下滑,全社会用电量在今年前7个月同比仅增长1.3%,在2014年全年3.8%的增速基础上继续下滑。然而,火电投资却同期出现了大规模的增长。

数据显示,2015年上半年,各地火电项目新投产2343万千瓦,同比增长55%。

据了解,现在投产的火电项目大约都是三五年前规划审批的,彼时正值电力需求旺盛时期,而现在出现的电力需求低迷远超各方预期。而在现阶段,受益于煤炭价格下跌,电力企业盈利能力增强,多家企业的大型热电联产项目仍在不断上马。

火电加码投资的恶果眼下已经开始显现。有业内进行过测算,按照2014年底全国火电装机容量约9.2亿千瓦数据计算,全国火电机组至少过剩1.3亿~2亿千瓦。

华北电力大学能源与电力经济研究咨询中心主任曾鸣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当市场调节作用出现失灵时,政府的宏观调控和统筹规划是至关重要的,否则后期火电行业的产能过剩、资源浪费以及恶性竞争将更加严峻。

火电投资加码

近期,多个电力企业的大型项目密集上马。

8月15日,中国神华旗下北京燃气热电项目机组通过满负荷试运行投入商业运营。该项目发电能力95万千瓦,供热能力65.8万千瓦,供热面积约1300万平方米。

7月份,大唐电力多个火电项目获批。广东大唐国际雷州电厂“上大压小”新建工程2×1000MW项目、大唐国际唐山北郊2×350MW热电联产项目、大唐锡林浩特电厂新建工程2×660MW项目、大唐国际葫芦岛热电厂新建2×350MW项目获得核准。

这些都只是火电加大投资的个例。

相关数据显示,2015年上半年,火电项目新投产2343万千瓦,同比增幅高达增长55%。除了已投产外,各地火电项目核准开工步伐加快,现在已核准在建的火电规模达1.9亿千瓦,获得路条的火电规模约为2亿千瓦。

在厦门大学能源经济协同创新中心主任林伯强看来,当前煤炭价格比较低,火电企业盈利能力增强,火电项目仍然具有较高的利润,这也是一些企业布局火电的重要原因。

“但也需要注意到,一个火电项目从报备到审批再到开工建设终投产需要大约3~5年的时间,所以现在投产的项目多是此前用电需求旺盛时期审批的项目。”林伯强表示。

从2014年以来,中国开始实施“简政放权”,原本需要国家发改委审批的火电项目也被下放至地方政府。

“国家原本的思路是,要让地方政府通过编制的电源规划,根据用电需求平衡发展电量,但现在看来这还是过于理想。”一位电力企业人士告诉记者,一个火电项目投资在数十亿到百亿元,在当今保增长压力巨大的情况下,火电项目仍然能够得到地方政府的青睐。

只是在火电企业加码投资的同时,火电设备利用小时却在不断下降。

陕西发改委在7月份发布消息称,陕西电网机组平均利用小时数为2073小时,其中火电机组平均利用小时数为2190小时,较去年同期分别下降了387小时、478小时。

全国的情况也同样不乐观。一位电网人士表示,2015年1~7月,中国火电设备利用小时数为2531小时,减少259小时,预计全年火电设备利用小时数将低于4500小时,这种利用率还会持续减少,因为清洁能源的比重正在增加。

“火电大规模建设需要刹车。”安迅思煤炭分析师邓舜表示,火电机组利用在正常的情况下在5000小时左右,此前几年这一数据曾高达6000多小时,这也表明,现阶段资源浪费现象更加明显。

产能过剩加剧

从2012年开始,国内经济增速放缓,企业开工率不足,尤其是一些高耗能的产业开工率明显下降,这也使得对电能的需求减弱。2015年,国内的经济仍然低迷,一些沿海城市的加工制造企业甚至逃离国内,这使得电能的需求进一步下降。

国家电网陕西分公司的一位宣传部门人士称,在2014年之前,每年夏季几乎都要拉闸限电,甚至出现“电荒”,但是2014年之后,“电荒”鲜被提及。

在经济低迷情况下,火电的大规模投资将造成更严重的产能过剩。

按照林伯强的观点,2015年投产的火电项目只是一个开始,未来1~2年还将会有一大批投产的火电项目,因为煤炭价格已经跌到理论上的点,火电还有利润,所以面对利益,火电企业难以罢手,也不愿意罢手。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向记者提供的数据显示,截止到2014年底,全国火电装机容量约9.2亿千瓦,火电设备利用小时数为4706小时。如果按照正常的5500小时计算,全国火电机组过剩1.3亿千瓦,以更高效率的6000小时算,全国火电机组过剩超过2亿千瓦。

“如果再加上2015年上半年投产的以及未来陆续投产的项目,全国火电机组过剩的数字将会更大。”韩晓平亦称。

林伯强则表示,目前火电过剩在20%左右,而电力又有其特殊性,电力不像其他能源可以储存,电能属于即发即用,如果下游没有需求,或需求不足就会造成资源浪费。

实际上,火电投资过剩并非没有先例。特别是在西部大开发期间,为了扶持西部的经济,在西部地区建立很多高耗能的企业,同时也建设了很多火电厂。但是随着经济增速的放缓以及环保意识的加强,火电企业也因环保问题备受争议。

现阶段,国家鼓励水电、风电、核电、太阳能等清洁能源的发展,火电过剩也一定程度上制约了清洁能源的发展,造成“弃风”“弃光”的现象。

以风电为例,今年上半年,全国风电“弃风”量为175亿千瓦时,弃风率15.2%,同比上涨6.8%。

林伯强置评称,虽然新能源发展的比较快,如光伏、风能等,但是火电一直提供了超过75%的电力能源,这种局面短期内很难打破。如果煤炭价格回升,火电成本加剧,那时候火电企业又会面临相当大的盈利难题。

“按照国家能源发展思路,新能源是需要优先调度、优先上网的,但因为现在电能特别是火电的充沛,新能源弃电量又出现上升。”曾鸣认为,国内的五大发电、四小发电企业都是以国有为主,在利益驱动下,这些企业即使知道火电将面临产能过剩和恶性竞争,仍不愿意压缩投资。

曾鸣表示,现在实际新批的企业火电项目根本就没有与原发电公司的产能淘汰相结合。淘汰与否、何时淘汰、淘汰什么样的机组、那是另外一条线上的事情。所以现在大规模上马火电项目,既没有按照市场做,也没有基于总体的宏观调控。

曾鸣认为,根本原因在于中国缺乏对电源的统筹规划,因为靠“市场的手”实现能源间的协调是很困难的。现在国家正在制定“十三五”能源政策,必须加大考虑能源间的整体协调。

高鸿电气铆钉
明都财富广场二居室户型图-马鞍山
木型材图片
高麦芽糖浆
明都财富广场三居室户型图-马鞍山
天津集成材
高黎贡山茶
明都财富广场四居室户型图-马鞍山
接头图片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