忻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九旬老兵欲寻战友共忆当年峥嵘岁月

2019/02/27 来源:忻州信息港

导读

九旬老兵欲寻战友 共忆当年峥嵘岁月“当时跟我一起打鬼子的战友,要不牺牲了,要不远走他乡,只剩我一个人还留在这儿。我多想能找到他们,为自己

九旬老兵欲寻战友 共忆当年峥嵘岁月

“当时跟我一起打鬼子的战友,要不牺牲了,要不远走他乡,只剩我一个人还留在这儿。我多想能找到他们,为自己正名,自己是一个兵!”回忆起七十多年前奋勇杀敌的场景,他依然精神抖擞。1937年,17岁的他响应号召应征入伍,先后奔赴了山西临汾、河南等地。这些年让他难以释怀的是,同去抗敌的老乡牺牲在他乡,“看不到新中国的样子,享受不了现在的好日子。”

响应号召,17岁参军奔赴山西

阮贞芳老人出生于1920年,今年已是95岁的高龄了。这些年,他一直居住在北二环汲桥新村小区。虽然日子过得幸福平安无忧无愁,可阮贞芳每年清明都会难受一阵子:七十年前,阮贞芳和一众老乡参加抗日,山西临汾一战使得不少人魂断异乡。“这些年日子过好了,可是能和我一起回忆当兵日子的人却都不在了。说实话,想起他们的牺牲,自己特别心酸。”

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作为家中的长子,当时年仅17岁的阮贞芳毅然从了军。“家里兄弟姐妹多,少了我一个种田不会有太大影响。”对于阮贞芳的决定,家人都持沉默态度。“那个年代,当兵抗日就是把命系在裤腰带上,谁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据阮贞芳回忆,当时有部队正在合肥招兵,准备开赴山西临汾抗日。“我毫不犹豫地加入了这支部队。”虽然已经是七十余年前的事情,阮老依然记得清清楚楚。“小鬼子侵略我们,作为中国人,没有不痛恨他们的,当时一心就想加入部队,早一天把他们赶走。”

老泪纵横,多数老乡无缘享胜利

据阮老回忆,招兵完毕后,部队就马不停蹄地开赴山西战场。临行前,部队允许新兵返家团聚,好好吃顿团圆饭。“大家都不说话,也不知道说什么。”夜幕降临之后,家里老人在屋内抽闷烟,作为长子的阮贞芳在门口磕了一个头,啥也没说地走出了家门。“我去当兵,就没想过活着回来。”

在山西临汾,部队次与鬼子硬碰硬,展开了激烈战斗。“当时日本人的装备好,枪比我们好,又有飞机大炮,我们在路上走,日本人的飞机就在天上扔炸弹,炸弹的声音就像打雷一样。”忆起战斗时的场景,阮老记忆犹新。抗战初期,日本部队无论是在部队装备还是后勤保障上都远胜中国军队,但是,无数个像阮老这样的热血青年,在强敌面前,都没有退缩。“真的打起仗来就什么都忘了,根本不知道怕,就一心要杀鬼子。当时我在战壕里,打光了好几个‘捷克式’轻机枪的弹夹,只记得眼前的鬼子倒了一大片。”回忆起当年刻骨铭心的战斗,阮老用力挥舞起手里的扇子,激动不已,仿佛回到了那段枪林弹雨的峥嵘岁月。

经过了几天几夜的战斗之后,日军暂时撤退。在清点过程中,阮贞芳发现多位与他同一时间参军的合肥老乡在战场牺牲了。“来了几十个老乡,大家说好了,谁能活着回家就照顾其他人的家人。”说起当年的约定,阮贞芳突然说不出话,嘴角微微抖动。他用手揉了揉眼睛继续说:“没想到,还没过一年,大家就再也见不到了。”

欲寻战友,盼与之再忆峥嵘岁月

临汾战役后,阮贞芳随着部队来到河南。战斗期间,阮贞芳还因为作战勇敢,在警卫团里当上了连长。1944年抗战胜利前夕,由于部队调整,阮贞芳先是转战遵义,几个月后又回到了合肥,重新过上了农民的生活,还被任命为当时合肥县岗集大队队长。

七十多年过去了,阮贞芳和两个儿子一起住在汲桥新村。“现在条件比以前好多了,吃得饱穿得暖。每个月我还有低保,政府的‘夕阳红’也有补助。共产党没话说,吃穿都是共产党在管。”

两年前,老伴去世了,阮老更显孤单。现在他感兴趣的事,就是跟别人聊聊自己当年打鬼子的峥嵘岁月。可让阮老遗憾心痛的是,自己抗战时期的所有证明、证件、奖章,全在十年动荡时期被收缴、烧毁。“当年家门口跟我一起去当兵的有五六个人,只有我一个回来了。他们有的牺牲了,有的远走他乡,我多想找到当年的战友来帮我正名,我也打过鬼子,我是一个兵!”阮老激动地说。

腰酸背痛乏力怎么回事
宝宝经常便秘怎么办
小儿便秘推拿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