忻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浮屠七生 第五十六章 明显的诬陷

2020/02/15 来源:忻州信息港

导读

浮屠七生 第五十六章 明显的诬陷第五十六章明显的诬陷——————————————————————......那床榻上,

浮屠七生 第五十六章 明显的诬陷

第五十六章

明显的诬陷

——————————————————————

......

那床榻上,两具身体,是那一夜云雨。

窗外的云雨也跟着起了。

次日醒来后。

狐女看着那还带着温度的床铺,而姜衡人却已经不见了。

她的修为已经恢复,感应到了在窗外的那个男人。

“你应该清楚,我们之间关系。”

狐女冲着门外那人问道。那姜衡淡淡的说道:“我们能有什么关系?你只不过是自作多情的做了一个梦罢了。”

“做了一个梦?”

狐女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识海中,一个代表着她清白的红丹就漂浮在那识海当中。

他果真没对自己做什么!

可是那场梦却如此的真实,那温度,那感觉至今都是那么的清晰。

不得不轻叹一声,这姜衡炼药术当真是了得。

狐女再度开口问道:“你把我困在这里,自己又留在这里,就不担心城里面吗?”

姜衡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我跟你们齐王不一样,他身边只有你一个人可以真正的为他出能够真正帮助他的主意。而我身边,就算是没有我,还有那些孩子也足够应付你们家那位齐王殿下。”

狐女言道:“但你应该清楚智谋再高,没有武力也一样是没用的。”

姜衡言道:“那些孩子的武力跟齐王府比起来自然是差一点,但是论背景,你可别忘了那些孩子的出身都是世家。”

“你是故意让那些孩子替你出头的?”狐女面色一惊:“这样的话,就算是齐王殿下那边有世家的实力,可是由那些孩子出面的你那里也算是间接的有一堆世家支持。两虎相争,孰胜孰负,难有定论!”

难有定论吗?

那房间外,姜衡望着那久久不停歇的雨,真正决定性的那个人还没打算动手呢。

就让我来给那个人铺平一条路,不管是对他,对我,还是对于南岐州,这都是必须要做的一件事情。

......

南岐州府内。

此时此刻、大街小巷谈论的便是那万民书上所写的齐王怀武的罪名。

那字字句句摆在那里,即便齐王府的幕僚们都站出来表示这是子虚乌有的事情。

然而又一条不利的事情往齐王府靠近过去。

那是之前还在调查南岐州府内少女失踪案的执法队找上了齐王府。

因为他们发现最新嫌疑犯的踪迹竟然往齐王府去了。

虽然在这种时候,应该保持中间立场的执法队不应该参合到其中。只是案件好不容易有了新的进展,只愿意查明真相的他们不得不亲自上齐王府请求调查。

可惜,结果自然是拒绝。

尤其是狐女不在的时候、拿不定主意的齐王,只得将那些执法队很不客气给轰走。

这件事情,立刻让很多人对齐王府产生了更多的怀疑。

为了将事态不继续扩大下去,齐王怀武按照之前狐女的吩咐,暗中纠集了几个家族之后。便立刻去向大学生季晓兰状告姜衡之前猥亵那些清白女子的事情。

想要将少女失踪案和姜衡这个光天化日之下就扒女人衣服的无赖结合在一起。

并且找了不少国学院的文笔非常好的学生,重金之下,来悬赏辱骂姜衡的书文。

那骂得叫一个惨啊!

几乎是连姜衡祖宗十八代都没有放过的给全部连带着骂了一圈。

“盖闻明主图危以制变,忠臣虑难以立权。是以有非常之人,然后有非常之事;有非常之事,然后立非常之功。夫非常者,固非常人所拟也......”

当这篇骂人的文章传到了姜衡眼中的时候,姜衡一惊:“这不是讨曹操檄文吗?难道我又遇到了一个?”

姜衡随即安排陆伯言和马幼常按照调查写这篇文章的是谁,最终确定还真的就是陈琳。

姜衡大笑道:“这个人我要了,重金请到咱们青岩学堂来当文科的老师。”

明明是被人骂了,却一副很开心的样子。

陆伯言等人知道姜衡并非十分豁达之人,甚至有点报复心重的感觉。只是这一次竟然轻易的放过了对方。那便是说对方一定有一定的真才实学才对。

最终,姜衡亲自回了一封信给陈琳,那心中只有一句话: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那陈琳看过之后,当即亲自前往青岩学堂谢罪,并且当日便加入了青岩学堂成为了那里的文科老师。

虽然没有了陈琳,但是齐王府那边已经开始的计划就不打算停止。

越来越多的脏水往姜衡身上泼了过去。

最重的一点,就是有关姜衡是妖族奸细的诬陷。

可以说这一条诬陷一出现,算是彻底的激怒了那些早已将姜衡当作了战神看待的将士们。

如此一个为了南境安危,数次犯险的闯进妖族禁地的英雄竟然被污蔑为地方的奸细?

“那我等曾经跟着他的将士岂不是也都是妖族奸细?”

就在这来自于军中不满的声音越来越剧烈的时候。

那完全失去了耐心的齐王竟然愤怒到连那些驻军的将士也一同骂成了奸细。

“你们跟着姜衡,你们也脱不了嫌疑。”

......

“果然啊!没有了狐女之后的齐王怀武就是一个蠢货!”

姜衡冷笑道。

“不是蠢货!”狐女冷笑道:“那是因为你没有被困在低谷这么久,所以你不知道他为何会愤怒。确切一点,他是在嫉妒......你有一切他嫉妒的东西。”

姜衡明白。

曾经在战场上厮杀为国的他不幸因为战争失去了自己一切的光环,失去了一个武人应有的体魄。即使深得天后偏向的他

,却只感觉这是一种同情,让他越发愤怒的同情。

他总觉得所有人是在可怜他。可怜他再也无法突破,修行......

狐女说道:“所以,嫉妒心过多了之后,那便是仇恨。尤其是你还跟南宫佳人扯上了关系,他就更加不会放过你了!”

然而,姜衡对这些,却依旧是一副不在意的样子。

即使南岐州府内,齐王府对姜衡的诬陷已经是路人皆知。

但那又如何呢?

事实在权力面前,往往都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想要靠说理打赢这一仗,姜衡可没有这么天真!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