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下一个十年四川要上新台阶

2018-11-28 12:43:54

下一个十年四川要上新台阶

四川是西部的重要省份,多项经济指标均居西部,2007年地区生产总值已过万亿,在2000年就提出实施追赶型、跨越式发展战略。两年前四川遭受了特大地震,近又发生了特大山洪泥石流灾害。日前,四川省委召开了有各市、区、县书记参加的有关“西部大开发”的会议。本报就相关问题采访了四川省委政策研究室副主任李后强。

大力推进“六化”成为经验

:西部大开发已走过10年的历程。今后10年,西部地区综合经济实力要上一个大台阶。如何才能实现党中央国务院对西部大开发第二个10年的战略目标,四川在可持续发展战略上有怎样的思考?

李后强:2010年7月5日至6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召开的西部大开发工作会议上,胡锦涛总书记指出:今后10年,西部地区综合经济实力上一个大台阶,基础设施更加完善,现代产业体系基本形成,建成国家重要的能源基地、资源深加工基地、装备制造业基地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基地;人民生活水平和质量上一个大台阶,基本公共服务能力与东部地区差距明显缩小;生态环境保护上一个大台阶,生态环境恶化趋势得到遏制。

要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对西部大开发今后10年的发展战略目标,就有必要对过去10年所取得的成绩和存在的不足有比较清晰的认识。对西部大开发战略10年前后进行对比研究,找到支持重点及政策亮点。

:您认为前10年西部大开发的主要经验是什么呢?

李后强:西部大开发前10年的主要经验是大力推进“六化”即“主导化、主体化、国际化、工业化、城镇化、生态化”。

“主导化”指中央高度重视,加强领导,从资金、人才、项目、政策等方面加大支持和引导力度,基础设施建设等超常发展;“主体化”指把人民群众真正作为主人、作为根本动力,作为创造财富和享受成果的主体,因此民营经济发展极快,民生改善极大;“国际化”指对外开放步伐加快、市场化程度提高,国际交往频繁,就四川而言世界500强企业就有151家落户,9个国家设立领事馆;“工业化”指三产比例变化显着,工业化由初期进入中期,信息化程度大大提升,现代服务业发展很快;“城镇化”指统筹城乡力度加大,城镇建设跨越发展,城市化率大大提高,非农化进程加快,大量农民进入城市务工和居住;“生态化”指人地关系缓和,退耕还林还草、天然林保护、生态重建成效明显。

坚持和推进“六化”是重要经验,也是西部大开发政策取得显着成效的领域。同时,西部大开发产生“六大效应”:联动效应、辐射效应、示范效应、“大树”效应(营造环境等)、“搭车”效应(公共服务共享等)、“破壳”效应(打破旧框、旧体制等)。因此,在西部的各种所有制企业都可以受益,获得正向推动力。

经济发展质量提升仍然不够

:10年大开发,西部取得的不仅是经验,增长速度也大于东部。可有人认为,西部与东部相比较还有差距,您认为呢?

李后强:我认为不仅有差距,而且西部与东部的差距还在扩大。从发展速度上看,东西部的差距在缩小,西部地区经济总量占全国GDP比重有所增长,但是人均有所下降。原因是多方面的,主要是西部地区存量太大,增量不足以弥补。具体讲就是:一是原来GDP基数太小,值差距太大;二是中西部地区经济外向度低,借助外力难;三是西部地区传统产业多,附加值小,总量增长慢。这10年来,西部的GDP增长速度很快,甚至超过东部沿海。西部省市GDP总量增长约为12%,人均GDP增长也达11.5%左右,超过全国平均增长速度。

就四川而言,2007年四川GDP总量率先突破万亿元,成为全国9个万亿元俱乐部成员,10年来GDP年均增长11.6%,始终高于全国平均增长水平。2009年GDP达到1.4万亿,增长14.5%,也高于全国5.8个百分点。四川在西部大开发中面临的突出问题是,总体发展水平不高,人均GDP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产业竞争力不强,经济年均增速低于西部12省市区,主要经济指标占西部总量比重下降,工业化、城镇化提高幅度低于西部平均水平。扣除灾后重建因素,投资增速低于西部和全国平均水平。人才、资金、项目仍然是制约发展的瓶颈,根本的问题是改革不到位,开放水平太低,市场化程度不高,运行机制不活。四川“人口多、底子薄、不平衡、欠发达”仍然是的省情,“发展不足、发展水平不高”仍然是的问题,“城乡二元结构突出、初级阶段更为明显”仍然是的实际。特别是农村人口、农村经济比重大,发展的担子很重。对硬件,问题是交通、生态、环境、水利、产业建设不够。对软件,问题是思想观念滞后,特别是市场意识不强、改革开放不够、体制机制不活。要改变这种状况,必须走一条有时代特征、中国特色、四川特点的创新发展之路。

:您认为怎样改变西部、四川在发展中的不利状况呢?

李后强:西部大开发10年成就的取得,大都靠国家大量的投入,但存在“八个不够”:一是经济发展质量提升不够,二是改革创新力度不够,三是特色优势产业的培育力度不够,四是政府公共服务能力明显不够,五是开放合作不够,六是城市化发展不够,七是人才智力支撑不够,八是民间社会活力不够。必须努力克服和解决这些问题,加大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的改革力度,构建科学有效的激励约束机制,充分调动社会的积极性,提升区域带动力,强产业聚集力,强化要素转化力,形成市场竞争力,从而铸造良性发展的内生动力。

西部地区优势产业不优,产业配套不完善,企业状况是“大的不强、强的不大,好的不多,多的不好”,发展层次低下,使得可创造的就业机会有限,投资的增长在吸纳就业方面收效甚微,西部劳动力就业仍以转移就业为主。经济质量不高,这是西部缺乏竞争力的重要原因。财政收入大部分来自于房地产、工业,产业链短、附加值低。西部地区公共服务水平较低,离中央要求的实现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目标仍有很大差距。改革就要允许试错,力求破解“守法和创新的二难命题”,要充分探索西部地区再分配体制,税费以及社会管理的改革。

西部开放意识还不够,后十年的大开发,必须进一步向沿边开放,发展次区域经济。国家将更加注重在“开放”中加以引导和扶持。西部地区开放的重点,是推动西部地区与中国西部周边国家的全面合作。西部开放的规划将不是简单的承接国际产业转移,而是通过劳动力、土地资源等多方面的开放合作,改变传统开放模式。

西部招商引资仍面临较大困境。在边境经济合作区、经济技术开发区上的建设还比较薄弱。西部投资的硬环境和软环境都需要改善。尤其是西部农村地区、贫困地区、革命老区、偏远山区和边境地区,交通、通信、医疗卫生、文化、自来水、垃圾处理等基础设施仍然十分薄弱,信息化、基础设施与东部的差距有扩大的趋势。

去年以来国家共批了12个区域规划,重构了中国经济版图。在西部就有关中-天水经济区、甘肃省循环经济总体规划,成渝经济区可能今年批下来。但是,随着区域规划的完善,政策效应会衰减,力度趋于均衡化。在这种情况下,中央的支持作用会弱化,必须增强地方创造性和社会积极性,特别是要加大改革开放力度,释放体制张力、激化机制活力、调动人的潜力。打破国有企业的垄断格局,为社会资本投入和民营经济发展创造公平环境,变政府投入为社会投入,变国内投入为国际投入,变政府推动为市场牵动,变要素驱动为创新引领,变“授人以鱼”为“授人以渔”。增强自主创新和自我造血能力。

借助国家支持加大改革力度,建立符合科学发展的新的体制机制,形成良性循环,是西部下一个10年必须认真研究的课题。改善民生既是发展的目的,也是发展的动力。下一个10年规划重点将由投入硬件建设,“打基础”的阶段转向以“富民”为主要目标。转向民生的新规划将继续探索破解城乡二元结构的难题,内容将涵盖教育、医疗卫生、就业、社会保障等领域。

西部开发要与东部互动

:有一种说法:“西部开发”其实是“开发东部”,西部成了东部的原料采集地和产品倾销地,而资源也被央企或者民间资本以比较低廉的价格输送到东部,您认为呢?

李后强:这种说法不准确、不全面。西部大开发本来就是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进行的,必须尊重经济规律,西部开发和东部发展是互惠互利、双向联动的,东西双方都是市场,都是产品销售地,只是西部开发较晚,自然资源丰富得多,因此输出较多。特别是四川,作为能源、资源输出的大省,大量地向东部地区输出电力、天然气、矿产等资源,不可避免地需要恢复治理发展对生态环境的影响破坏。2007年3月,在第十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上,四川代表团就提出了制定《资源环境补偿条例》的联名建议。由于种种原因,生态补偿机制迟迟没有建立。此次将生态补偿机制写入西部大开发有关政策中,意义重大。同时,要加大资源税征收比例。我国资源税偏低,地方政府在资源开发中获得的收益比较少。此外,资源税在分配上也不合理。目前,我国资源税实行从量计征,与市场脱节比较远,大部分收益都被开采商拿走,留给地方政府的不多。资源枯竭已成为当前许多资源型城市面临的难题。四川省争取在西部大开发的下一个十年中,在电力、天然气使用、产业发展、环境保护等上获得更多政策倾斜。

国外学者说,中国改革开放前30年是东部沿海走向世界,后30年是西部走向世界。“三向拓展”:一是突出南向,以西南出海大通道、南方丝绸之路为纽带,扩大与东盟和南亚国家的经贸联系;二是加强东向,依托通江达海快速通道,强化对日韩等东亚市场的开拓,积极拓展欧美市场;三是畅通西向,大力开发中亚、俄罗斯等新兴市场。通过重点方向的拓展,进一步扩大对外贸易和利用外资规模,优化外贸结构,发展加工贸易。四川坚持“引进来”与“走出去”相结合,形成全方位开放合作的大格局。同时实施“三向拓展、四层推进”的充分开放合作战略,不断提高对外开放水平,努力变“后方”为“前方”。

向创新驱动要发展动力

:在党中央、国务院关于西部开发后10年战略方针的指引下,未来10年西部大开发应该如何进行?

李后强:今后10年是深入推进西部大开发承前启后的关键时期,也是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奋斗目标的10年。在2010年6月29日由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布的《关于深入实施西部大开发的若干意见》明确指出,深入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必须以增强自我发展能力为主线,以改善民生为核心,以科技进步和人才开发为支撑,做到“六个注重、六个着力”即:更加注重基础设施建设,着力提升发展保障能力;更加注重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着力建设美好家园和国家生态安全屏障;更加注重经济结构调整和自主创新,着力推进特色优势产业发展;更加注重社会事业发展,着力促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和民生改善;更加注重优化区域布局,着力培育新的经济增长极;更加注重体制机制创新,着力扩大对内对外开放,推动西部地区经济又好又快发展和社会和谐稳定。尽管重点还是六个方面,但主线、核心、支撑等有很大不同了,战略和目标也有很大变化。中央认为,西部地区具有特殊重要的战略地位,承担着特殊的使命,应给予特殊的政策支持。要以更大的决心、更强的力度、更有效的举措,进一步完善扶持政策,进一步加大资金投入,进一步体现项目倾斜。在财政、税收、投资、金融、产业、土地、价格、生态、人才、帮扶10个方面给出了优惠政策,进一步加大支持力度。

我们感到,政策和战略可用“8个更字”概括,即:力度更大、领域更宽、优惠更多、起点更高、视野更广、思路更新、布局更优、照顾更全。主要有“15个亮点”:从价征收资源税、生态补偿、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农村改革及推进城镇化、优化经济布局及转变发展方式、重点经济区率先发展及培育经济增长极、民族地区跨越发展、加强自主创新及体制机制创新、打造成都等内陆开放型经济战略高地、大力发展现代服务业、发展特色农业、发展循环经济和推广低碳技术、提高公共管理水平和加强社会管理、大力发展社会事业和保障改善民生、“四个基地建设”等,特别是资源税改革、生态补偿、民族地区跨越发展、农村改革和“四个基地建设”(国家重要的能源基地、资源深加工基地、装备制造业基地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基地)具有重大的经济意义和政治意义,不但会大大增加西部地区收入,而且会大大增强西部地区可持续发展能力,与四川关系很密切。如四川的天然气、水能、风能、太阳能、生物燃料、核能资源、钒钛资源等很丰富,装备制造业、生物医药、信息络、航天航空等基础扎实,四川实施的“7+3”产业规划与西部大开发产业政策很吻合,“塔尖产业”与战略性新兴产业很一致。

今后10年,中央把西部定为国家“四个基地一个屏障”。四川的基本要求是:坚持不懈推进跨越式发展;努力方向是:巩固扩大优势走在西部前列;主要任务是:联动推进新型工业化、新型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奋斗目标是:建成西部经济发展高地和全面小康社会;努力争取上综合经济实力、生态环境保护、人民生活水平三大台阶。经济总量2015年比2008年翻一番,到2020年比2008年翻两番。 (丛守武 吴经纬 )

专业生产光伏支架厂家
回收硅油
聚乙烯土工膜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