忻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怒剑龙吟第一千两百五十一章问心真意

2020/01/24 来源:忻州信息港

导读

怒剑龙吟 第一千两百五十一章 问心真意噗!银月心再次跪在地上,l露在外的雪白双肩不停颤抖着。“主人,罂粟不敢。”“我没问你

怒剑龙吟 第一千两百五十一章 问心真意

噗!

银月心再次跪在地上,l露在外的雪白双肩不停颤抖着。

“主人,罂粟不敢。”

“我没问你敢不敢,而是愿不愿意?这些年来,陪在我身边最多的,不是晓璇,不是轻柔,其实是你。多少次共同浴血,多少次一齐从修罗场中杀出。而且在我那段失忆的时间里,虽是兰瑾一直照顾我,可最后一段,却是你在舍命保护着记忆逐渐恢复的我。”

将戒指递到银月心眼前,风韧俯下身子与之持平,继续说道:“当然,你也可以拒绝,但绝非不是因为自己没有资格什么的,而是心里不情愿。我承认自己过于贪心,竟然一个人占据了那么多好女子。若是罂粟你能够找到更好的归宿,我真心祝福你。”

“主人,我……”

颤抖的手指轻轻触碰了一下风韧温热掌心里的那枚冰冷戒指,银月心还是摇了摇头,在她看来,无论对方怎么说,自己都不配拥有。

然而,风韧却不给她将手抽回去的机会,一把抓住那冰冷的纤纤细指,直接将那枚戒指戴在了她的无名指上,而后邪异一笑:“之前的话收回,既然你不愿意的话,那我只好用强了。我是你的主人,我的命令你必须遵从,你这一生一世都是我的,别想逃。”

双目圆瞪地看着戴在自己无名指上的戒指,银月心恍如梦幻,曾经无数次幻想的场景,想不到竟然真有一天能够遇上。虽然,在她那虚无缥缈的美好梦境里,应该更加温馨才对。

不过这样,也挺好的。

“主人,罂粟答应你,一生一世都愿意陪在你身边。”

双手重叠按在胸前,银月心满脸羞红,心中怦然跳动着,好似一只小鹿在乱撞。

其实,她又哪里想去拒绝,只是始终过不了自己这一关。

“那么,是不是该换一个称呼了,继续叫主人不太合适吧?”

按在银月心双肩上,风韧运劲一提,将她跪下的娇躯直接拎起站立。

然而,银月心却是摇了摇头,很是爱惜地抚摸着那枚戒指,轻声说道:“不,主人就是主人,这一点永远不变。另外,这枚戒指我能不能……只在和主人单独相处的场合才戴?若是让别人看到,怕是……不太好吧?”

“不行。为何要遮遮掩掩?你同样是我的女人,怎么能连这点待遇都没有呢?”

风韧霸道地说道,而后双臂一环紧紧一搂,将女子仅仅披着一件衣袍的娇躯拥入怀中,俯首一低,直接夺去了她的樱唇,贪婪地吻着。

双眼微微一眯,隐有泪光流下,在银月心眸子里掠过的却是一丝淡淡的喜悦与满足感。

这些年的奢望与等待,没想到真能收获结果。

……

月夜下,屋檐上,寒风瑟瑟。

独自一人抱腿坐着,霍晓璇一脸的纠结,嘀咕不停。

“真不知道,小风韧和罂粟姐现在怎么样了。明明都那么喜欢对方,却是一直没有表示,也只好这样推他们一把了。话说我到底在做些什么蠢事,竟然把舍不得的他往外推,明明小风韧已经够花心了……算了,仅此一次,若是他再敢有下一个,看我怎么收拾他!”

连连摇头,最后又是一声叹息,她纵身落下,回到了走廊上。

夜已经深了,只是自己的房间显然不能回去。

索性,霍晓璇踏入了风韧的房间里,这里自然空无一人,躺在略带凉意的床上,她闭上双眼叹道:“以前总是不自觉钻到小风韧被窝里,想不到这一次,只有我一个人,却还是要这么做。”

入睡之前,她好看的双眸又一次睁开,嘻嘻笑着再次玩弄了一下左手无名指上的那枚戒指,一脸的满足。

“嘻嘻,我是第一个,小风韧果然还是最在意我的。这下,我都似乎可以看到风轻柔那家伙失望落寞的样子了,嘿嘿。”

……

不知是什么时辰了,银月心缓缓睁开双眼,入眼的依旧是一片昏暗的漆黑,不同的是,在她身旁,熟睡中的他给自己带来了无限的温暖。

“主人,罂粟很满足,真的。”

微微一笑,她轻轻吻了一下熟睡中的风韧,同样带着淡淡微笑的他脸庞上根本看不出平时那种不服输的刚毅,此刻有的只是温柔。

不着丝缕的娇躯缓缓坐起,银月心蹑手蹑脚地走下了床,步伐显然有些不太自然,来到小桌旁边伸手一抓茶壶晃了晃,却是发现根本没水剩下,皱了皱眉,反手不知从何处掏出的两枚药丸直接送入了嘴中,干咽吞下。

转身之刻,她浑身猛然一颤,赫然看到风韧竟然坐在床上,目光望向自己这边。

“罂粟,你在做什么?刚才,吃的是什么?”

轻轻摇了摇头,银月心回道:“主人,能不能别问?”

“可以,不过给我一颗,我让人去查查,自己找答案。想必,你不会只有那两枚吧?”风韧双臂环胸,显然不愿就此罢休。

无奈一叹,银月心放下的双手按在自己毫无赘r的小腹上,轻声说道:“上次使用过了精灵族的灵春泉水中,我不仅仅除去了体内的余毒,治好旧伤的同时,也是重新恢复了上天赐予女人的独特能力,孕育后代的能力。只是现在,我绝对不可以怀孕,虽然能够帮上主人的地方不多了,但是也要保证自己有限的战力一直保持在巅峰状态才行。所以……”

“那样的丹药,不要再吃了好吗?”

风韧一叹,走下床将一件衣袍披在了银月心雪白的**上,轻轻摇头。

“对,其实我不该问的。你一直都在为我付出,可是刚才,我竟然怀疑……”

主动扑入到风韧怀中,银月心合上双眼,轻语道:“主人,待到一切都结束后,你想要几个孩子,罂粟都愿意,好吗?”

……

次日,风韧刚出房间的门,都看到一脸幽怨的霍晓璇立在那里,似乎早已等候多时。而且从她略带疲倦的双眼来看,显然昨晚睡得不好。

“晓璇,可真早啊。”

这样的见面很是尴尬,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为好。

“是挺早的啊,没想到,小风韧你精力不错嘛,这么早就能起床了。”霍晓璇嘻嘻笑道,但是那抹挂在嘴角边的微笑却是让风韧看的心里有股莫名的寒意。

而后,她更是直接凑到了他身前,用一种根本听不出真正情感波动的声音哼道:“感觉怎么样,在我的房间里,我的床上,和罂粟姐共度一夜?”

左右张望了一下确定没人,风韧才压低了声音回道:“下一次,你有这种古怪的想法之前,能不能先和我知会一声呢?还好我比较心细,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被窝里的是罂粟而不是你。”

“哦,是吗?那么能不能告诉我,你是如何发现的呢?而且,难不成,你还打算有下一次,下一次的目标,又打算是谁呢?”霍晓璇双拳轻轻一按,发出一阵吱吱声响。

“等一下,明明是晓璇挑出来的事,怎么莫名其妙又开始怪在我头上了?”风韧一脸的黑线。

霍晓璇的小脸气鼓鼓地胀红了起来,哼道:“自己回头看看,明明早就盘算好了,亏我还处心积虑想要撮合一下你和罂粟姐。”

闻言,风韧回首一望,只见银月心下意识将双手背在身后,神色中带着一股不自然的羞涩。

戒指?

他猛然反应过来,昨夜可是自己拒绝银月心平时不戴那枚戒指的。

没有理睬风韧,霍晓璇走到银月心面前,扬起手上的那枚璀璨戒指,嘻嘻笑道:“罂粟姐,看来小风韧也早就为你准备好了。别藏着嘛,亮出来给我看看。”

“嗯。”

银月心轻轻点头,伸手一递,在她左手无名指上的那枚戒指乍眼一看与霍晓璇的有七分相似,不过内嵌着晶莹钻石的雕刻却不是含苞待放的花蕾,而是盛开的一朵睡莲。

“看来,小风韧还真有心,每一枚肯定都不一样吧?”

回首一笑,霍晓璇朝着风韧伸出了小手。

“不如,剩下的一起拿出来给我先过目一下,如何?”

“不行。”唯有这个,风韧无论如何也不会答应。

霍晓璇顿时有些泄气,目光又瞥向了一旁的银月心,嘻嘻笑道:“罂粟姐,既然是你去帮小风韧订造的,那么肯定也只知道总共几个,分别是什么样子的吧,能不能……”

“主人说了不行,那么我也是恕难从命。”银月心毫不犹豫地回道。

“果然,就知道会是这个答案。罂粟姐,想一想昨晚我是怎么帮你的,就稍微透露一下,不行吗?”霍晓璇一副很是好奇的样子,只可惜银月心直接将目光撇向了一旁。

与此同时,另一个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咳咳,一大早的,你们都在讨论些什么呢?”

走廊的尽头处,一道身影悄然耸立浮现。

天穹青龙一脉族长,敖崆。

“没什么。”

风韧、霍晓璇、银月心三人异口同声,那样的事情自然不能告诉外人知晓。

“是吗?看来,我来的多少有些不是时候。”

敖崆摇头一笑,望向风韧的眼神中多少有着一丝莫名的笑意,以他的老道经验,如何能够看不出一些这其中的纠结。

“敖族长大清早就来到这里,想必不会单单只是好奇前来看热闹吧?”风韧急忙转换话题,可不想在刚才的事情继续。

“这是自然。还记得我昨天和你所说的事情吗?每天清晨,是进入黑辉王龙埋骨墓x的最好时机,所以刻意前来看看,若是已经起床了,就过去一看吧。”敖崆点了点头,又看了眼霍晓璇与银月心,继续说道:“不如,两位也一起去看看吧。”

风韧回道:“这样合适吗?”

敖崆神秘一笑:“当然不碍事。真正能够进入墓x深处的,只有你而已。”

郏县人民医院
彬县妇幼
广州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包头妇科治疗方法
扬州癫痫病是怎么来的
标签

友情链接